首页 > 资讯 >

摄政王的小闲妻

第三十六章 有种不祥的预感

发表时间:2022-04-21 07:16:19

“殿下。”穆怜心眼泪含在眼里,将落未落,下一刻情绪兴奋,直挺挺的双膝跪地,直接行了一个大礼:“穆怜心叩谢殿下救急之恩。”“啪!”穆若兰手中的次更直接掉入了碗里,目光落在穆怜心身上,穆怜心怎么跟六皇子有关系了?尉迟堇被这心存感激弄得整个人都不自在的生活“啪!”穆若兰手中的次更直接掉进了碗里,目光落在穆怜心身上,穆怜心怎么跟六皇子有关系了?。


推荐指数:★★★★★
>>《摄政王的小闲妻》在线阅读>>

《第三十六章 有种不祥的预感》精选:

“殿下。”穆怜心眼泪含在眼里,将落未落,下一刻情绪激动,直挺挺的双膝跪地,直接行了一个大礼:“穆怜心叩谢殿下救命之恩。”

“啪!”穆若兰手中的次更直接掉进了碗里,目光落在穆怜心身上,穆怜心怎么跟六皇子有关系了?

夏侯堇被这感激弄得整个人都不自在了,他可不是圣人,昨晚救穆怜心受了伤,他可是好一阵抱怨,眼下人家这么真心的感激,他有点儿受不了:“你起来吧,都过去了。”

大夫人早已经站起来,这个时候走上前福身:“见过殿下。”

低头看着穆怜心:“怜心,这是怎么回事?”

穆怜心缓缓从地上抬头,梨花带雨:“昨夜......昨夜我睡不着出去走走,却遇上了刺客,若不是殿下救了我,恐怕我早已经小命不保,而殿下还因为救我受伤,我......我纵是粉身碎骨都不足以报殿下的大恩大德.......”

夏侯堇:“......”不知道为何,有种不祥的预感。

一帘之隔,穆九默默把一颗蛋剥了塞进嘴里,看着夏侯堇那懵傻的表情,她觉得这次有好戏看了,救人救出了风流债,六殿下的清白危险了。

嗯,寺庙为什么会有蛋?小青鱼刚刚从鸟窝里掏的,偷偷放进蒸馒头的蒸笼里蒸,现在那僧人都还用一种想拍死她们主仆的目光盯着她们呢。

“多谢殿下出手相救,待妾身禀明相爷,一定要好好报答殿下的恩德。”

哪怕穆怜心是个庶女,但皇子亲自相救,还受了伤,这件事情就是相府的恩情,她这个主母自然要拿出态度来。

夏侯堇感觉摆摆手:“只是顺手的事情,穆夫人不必计较,本殿还有事情,先走了。”

夏侯堇像是被鬼追一般落荒而逃,留下一干人等心思各异。

穆怜心被芬儿从地上扶起来,还是一副惊吓过度还哭得凄惨的样子,可此刻看她的眼神已经大有不同。

能得皇子受伤救命,这就是跟皇子有了牵扯,女子清白名节最是重要,若是被圣上知道,哪怕不能成为正妃,进府侍候的资格是有了。

救命之恩,以身相报,情理之中,说起来也是一段佳话。

有羡慕、有嫉妒、有嘲讽。

大夫人拂了拂袖子遮住被掐红的掌心,将心里各种情绪通通压下,是她疏忽了,刘姨娘母女这些年一直安分,惯会示弱,以至于让她忘了当初刘姨娘是怎么得了老夫人的青睐亲手送到相爷的床上。

要知道刘姨娘可不是老夫人的亲侄女,而是三代远亲,只跟老夫人见了三面就能让老夫人帮她谋划自己的儿子,可见其心机。

有其母必有其女,穆怜心竟然野心勃勃想要配皇子,还真是一点儿不意外。

穆怜心只是庶女,就算出嫁顶多也是三品一下的官员,之前大夫人就已经选好了人家,还问过了刘姨娘,本来已经同意,就等穆若兰出嫁之后提上日程,可这一出闹出来,堵上了清白名誉,穆怜心十有八九要进皇子府,这是赤裸裸的打她这个当家主母的脸呢。

“刘姨娘可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

大夫人气得东西都不吃了,带着人快速下山。

穆若兰自然知道自己母亲生气,看看被扶着像是柳条似的穆怜心,再看看漫不经心的穆九,她今天才知道,她这些姐妹可都不简单呢,本以为穆九会跟六皇子有什么,没想到穆怜心居然截胡得这么迅速,简直让人惊叹。

穆怜心既然敢当众叩谢,显然是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只要把这件事情当众宣布出来,她跟六皇子有了瓜葛,日后她死死咬住报恩这件事情,进入皇子府是必然的。

然而穆怜心到底还是太年轻,她只想着自己的算计,却忘了顾及大夫人的颜面,得罪了大夫人,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不过穆怜心只想着自己得偿所愿,此刻事情按着她的计划走,满心都是算计成功之后的野心澎湃,表面上装着柔弱激动,实则心里傲得不行,路过穆九都没看她一眼,俨然一派胜利者的姿态。

穆九看得好笑,大夫人还没发话,她能不能进皇子府都不一定,但这姿态端得好像她已经成皇子妃似的。

一行人下了山,上了马车走到半路遇到相府来接应的人,是大公子穆天阳和客卿苏逸,想来是有人提早回府报信,他们这才赶来。

穆天阳去了大夫人和穆若兰那里,苏逸克制的捏着笛子,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走向了后面的马车。

温润清雅的声音从车外传来:“七小姐、九小姐,二位受惊了,可有苏逸能效劳的地方?”

穆怜心恍惚回神,颤抖的伸手撩开了车帘,看了一眼站在外面丰神俊朗的苏逸,动了动唇:“能劳烦苏公子帮我拿点水来吗?”

苏逸抬头看到了面色惨白的穆怜心,也透过那半开的车帘看到了穆九,快速低头敛下各种神情;“七小姐稍等。”

苏逸拿了水壶进来,车队很快启动,苏逸一直保持在车厢外面骑马。

车队回程倒是非常的顺利,挂着穆家的家徽,还有这么多侍从,也没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出手。

倒是进城之后遇到了阻碍,官兵的铠甲声铿铿作响,穆九掀开帘子看过去,正好看到一队官兵押解着一辆囚车过来,而车上的人,仔细一看,竟然是竹韵。

苏逸来到车边为她解惑。

“风月楼的竹韵是秦国的奸细,伺机接近慧云公主,试图窃取机密,眼下被识破,大理寺审理之后,将他关进死牢,三日后处斩。”

穆九半挑眉峰,奸细?不是说慧云公主怀孕?

是奸细还是为了给公主遮丑?

虽然这些皇家辛秘是普通人无法窥探的,但自古一来对奸细向来没人有好感,因此一路上不少人往囚车丢石子和烂菜叶子,别想有鸡蛋,鸡蛋可金贵着呢。

穆九放下帘子没再看下去,回头对上穆怜心神不守舍的样子,她倒是有些搞不懂穆怜心想什么了。

摄政王的小闲妻
摄政王的小闲妻
她是相府不不起眼的的小小庶女,淡然低调,偏居一隅,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明明有个变态掉入了她的院子。本着做好事的精神为民除害,却不想他突然醒过来,被抓了个现行。他是位高权重的一方军候,手段狠辣,恶名昭彰。渣爹为了保命,再打包将她送登门做妾,自此悲催的日子就了。端茶倒开水、洗衣服叠被即使了,小抱枕是什么鬼?《她是妾》“爷!皇上说您了二十六了,该娶个正妻了!”“爷有穆九!”“太后说她的侄女年方十七,端庄大方娴淑,准备好赐给您做妻子!”“爷有穆九。”“(T-T)......爷,奴才说的是娶夫人,穆小姐是妾啊?”怒:“等穆九天幕之下,大地满目疮痍,遍地的残骸,燃烧的硝烟,破碎的军旗,流淌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