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金锡玉拂录

金锡玉拂录

金锡玉拂录

更新时间:2021-01-17 13:42:38
小编评语: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玉佛斗诸邪,金锡送往生。  谁执金锡杖?谁持玉佛尘?  阴阳、八卦、佛法、异术,很多个故事是一整个故事。 金锡玉拂录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这一摔腹部立刻传来阵阵绞痛,疼姜秀是冷汗直流呐。姜秀努力想要站起来,可怎么努力就是爬不起来。姜秀性子倔,越是爬不起来越想自个起来,加上肚子疼的厉害却是忘了呼救。赶巧儿,一个**来上厕所,见着挺着肚子躺坐在地上的姜秀,三魂惊掉两魂半。幸好这护士还算职业,立刻呼来帮手,推着平车把姜秀送进了急诊室。。

精彩节选:

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陈勇那边拎着鸡汤,蹬着自行车,急匆匆的向医院驶去。姜秀这边赶着上厕所,早已将陈勇临走前嘱托的话抛到脑后。急赶慢赶来到了厕所,裤子已湿了一片。姜秀是个爱干净又好面子的人,此时虽无人看见却也觉脸颊发烫,急忙退裤下蹲。未曾想这凸起的肚子碍眼,一不留神,脚底一滑,却是摔了个正着。

  听了大夫的话,陈勇却是坐立难安。“媳妇,你可千万挺住啊,可不能有事啊!”碎碎的念着,不停的看着手表,时间从六点半走到七点半。产房内只闻姜秀阵阵呼疼却也无其他动静。陈勇方才体会到什么叫“度秒如年”。

  “宫口三指,产妇各项机能正常!”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转眼时针已经走到了十。产房外的陈勇坐在排椅上一动不动,只是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保大不保小,保大不保小。。。”嘿?这陈勇八成是吓傻了!不知道咱们主角知道自己在没出生之前,亲爹就要不保自己了心里是个什么想法?还准备从娘胎里出来不?其实,也不怪陈勇这么想,姜秀这是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啊,这孩子还没出来就挨了这么一下,万一吓得孩子不敢出来咋办?

  原来,昨夜大约过了九点老太太便早早的上炕休息了,躺下不多久便昏昏睡去。睡着了的老太太朦胧间发觉不知何时来到一个地方,只见四周云雾乍起,除了这满周的云雾却也再无其他,隐约间老太太听到有人呼喊。“娘~娘~”这是哪儿啊?这谁家的孩子在那?听这呼声好像是找不到自个娘了吧?听到人声,老太太不免嘀咕。

  推门进了病房,定睛一看,媳妇儿呢?眼见着病床上没了媳妇儿的身影陈勇却也是慌神儿了!左右一打听,才知媳妇去厕所已经好一阵子了。搁下鸡汤,陈勇夺门而出,慌慌张张也就不管那三七二十几冲进了女厕所,幸好里面没人。见姜秀不在厕所,陈勇又匆匆跑去前台打听。

  陈家老大名叫陈忠,做人地道,自己媳妇儿行动不方便不能操持家务自个却是从没埋怨,虽说在机关上做的体面活儿却也从不沾花惹草,始终如一。亲自下厨做得饭,吃了几口便匆匆收拾妥当动身去了医院。

  “我说老头子,你说我这五谷拉骚的做了这么个梦啥意思啊?是不是老三媳妇儿那有啥事啊?夭的老二说的那大人物会不会咱三孙子啊?你说咱这三孙子是不是有点来头儿啊?”

  笃笃笃~老太太敲响了老大家的门。“老大!开门啊,是娘~”“哎~娘,等会,马上来了”听闻自个老娘敲门,陈家老大急忙起身穿衣开门。“娘,啥事啊,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夜里晚上没睡好,做了一晚上的梦,今早起来这心里不踏实,前个后半夜老三家就去医院了,这会儿也不知道生了没有,你吃了饭去瞧瞧,看看咋样了,可别出个啥事。”“中,娘,您先回去,我这就张罗点吃的,吃完我就去,您别担心。”

  “哎,我说里面女人生孩子呢,你个大老爷们外里挤干啥!”陈勇这才反应过来,稳住身子陈勇抓着大夫的胳膊可就不撒了。“我媳妇咋样了?”“没多大问题,胎位摔得有点偏移了,可能生起来会有些不顺利,不过你放心,有问题会随时通知你的。在外面等着昂。”

  “您可真有胆量啊!这位您也敢踹,不过也亏了您这一脚,总算没误了时辰,子时过半,整好儿!哈哈哈哈~”“这是哪啊?谁在笑啊,这么难听!”姜秀心里嘀咕。“这咋黑漆漆的啊?好像来过这啊”“哎呀!”姜秀感觉自己身子一歪,浑身一抖,睁眼醒来的秀朦胧间看到了坐在自己床边的丈夫。

  大夫的一番话终归给陈勇吃了一颗定心丸。长嘘一口气坐了下来,可就嘿嘿傻乐起来了。“男的?女的?男的。。。”得,还是傻呢。

  “能否让老朽来看看这孩子?”正在三人研究孩子名字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个老者的声音,三人闻声一瞧,来者何人?

  “大夫,这孩子的肋骨有点不对劲您来悄悄。”大夫掀开孩子的被子,用手探了探,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孩子左肋微微向上翘起,只见一条红色的细线斜印在孩子翘起的肋骨上,约莫有两公分,细线指向心脏的一端有一个类似塔婆的图形。

  “这孩子长的俊啊!男孩女孩?”“大哥,不都说是您侄子了么?您说男孩女孩?哈哈~”“好呀!咱老陈家又添了一个小子!哈哈~咱娘今早还不放心,心急火燎的差我来看看,这下可好了,又抱了一个孙子!放心啦!孩子取名儿没?”“大哥,我还没想好呢。”陈勇听闻大哥提到给孩子取名,这才记起自己这忙活了一天多倒是忘记给孩子取名的事儿了。

  时针走了到了十一,一个大夫推门走了出来。“谁是姜秀家属?”还能有谁?这门外就坐了一个人,大夫眼神不好使啊?别怪大夫,推门扯嗓子,这是职业习惯!见陈勇没反应,大夫上前推了陈勇一下。“保大不保小!”这一推陈勇继而一惊,一句话没憋住就吼了出来。

  “什么保大不保小?”大夫也是醉了,这当爹的也够狠的,什么情况不问就保大不保小。“想啥呢?产妇和孩子一切正常,只是胎儿胎位有些偏移,生的慢了些,估计再有一个小时你就能当爹了。怕你着急出来告诉你一声,我跟你家老大是老朋友了,你甭急,放心等着当爹吧!”

  “勇,你也一夜没睡了,眼下我与孩子都没有啥事,你快去休息吧。”姜秀靠着丈夫的肩膀逗着孩子玩乐了一会儿,想起陈勇一夜未眠便催着他去休息。

  所谓“夭了”实际上指的就是夭折。在华夏国对于人的死亡有着不同的说法,据《礼记·曲礼下》记载:天子死曰崩,诸侯死曰薨,大夫死曰卒,士死曰不禄,只有庶人死才曰死。而夭折指的是年纪未满十八岁而去世的人。

  “你个老不死的,睡睡睡,睡过去得了!睡吧你,我可睡不着了,我找老大去医院瞧瞧去,我这心不踏实呢。”被老伴嫌弃了几句的老太太起身穿了衣服下炕走进堂屋推开了屋门。




金锡玉西南医院  


相关资讯
更多>
  • 长嘘一&男的?

      大夫的一番话终归给陈勇吃了一颗定心丸。长嘘一口气坐了下来,可就嘿嘿傻乐起来了。“男的?女的?男的。。。”得,还是傻呢。

    2021-03-01 01:48:0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