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

骑士浪人刺客

骑士浪人刺客

骑士浪人刺客

更新时间:2021-02-19 15:55:20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三个相同时代的人,相同的命运,相互交织在一起会怎样?骑兵掩杀,长剑入体,夜中冷光,会怎样...... 骑士浪人刺客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因为真田家的甲胄太显眼,并且早已没了盘缠,真田幸光便将那将铠卖了,换了件和服,此时便成了他的助力,若是穿了铠甲,行动不便不说,对方借着冲力也能把他活劈了,换了和服反而轻巧。真田幸光身子向后一倒,凭着惯性向明智光秀滑去,同时举枪上迎,磕上光秀的太典太,刀枪一碰,幸光从马下划过,左手反手拔刀断了光秀战马一条后腿,光秀见他倒地的一刻便将双腿抽离了马镫,此时便震身跃起。马儿嘶鸣一声,向前倒地滑行,抽搐着想挣扎站起,光秀大怒,延误了战机,自己、家人、部下可都要葬身于此了,可不杀他心中也不痛快,遂令安田作兵卫领兵前行,自己独战这陌生浪人。真田幸光凝神,双目一眯,大吼一声,猛然举枪奔去。明智光秀自然不惧这无名小将,一手扶鞘,一手举刀自上而下一挥,脱刀奔向真田,两人战在一起,自然是不分上下,毕竟真田师承幸村,明智光秀早已杀出了威名,刀光似匹练,刀刀斩其肩,腰,颈等部,势要将其立劈于此!幸光哪里会怕他,一杆十字文枪连刺带扫速度一点不比对方慢,再加上学忍术时略涉猎的关节技,时不时腿扫肘击,反把光秀逼得节节后退。光秀这回是真的火了,连个无名小卒都这般威武,自己以后还怎么混啊!“匹夫,报上名来!”“真田幸光在此!”“真田......幸村是你什么人?!”“家兄是也!汝也报上名来!”“说来我与家兄也有些交情,吾,明智光秀!”“可惜我和他失散了啊......怎么,可愿再战?”“你若想打,日后你我慢慢切磋,现在随我征战本能寺,可愿意?”真田有些沉默,对方的动机,显然是谋逆,可是自己的家族,不正是被那混蛋魔王欺压的吗,数年之前,长篠之战,本家的赤备铁骑,在火枪下不断死去......自己只能默默离去,现在连一套铠甲都不敢留下,不禁虎目蕴泪,抬头,“我跟你去,条件,给我人马,杀了信长我去灭铁枪队!”“......成交。”正在本能寺内下棋的织田信长显然没有想到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光秀会背叛,知道听到外边有喧哗,不禁皱眉,起身出去看,还以为是小姓或者侍卫间的争吵,和被他灭掉的今川义元如出一辙。织田出门一看,不禁惊呆了,士卒手中的火把形成数条火龙,蔓延向四周,他正被围在当中,策马向他迎来的,一个身穿紫甲,面若敷粉,头发仅仅向后梳了,箍了个圆环,当真是员儒帅,身边还有个赤色身影,那身战甲,有些眼熟,似乎......是了!是真田幸村!还有那十字文枪,越看越熟悉,“光秀,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魔王!纳命来”光秀紧抿着唇,没有开口,幸光却开口大骂了,显然之前家族受到的冲击对他打击很大。“真田幸村,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还记得我哥哥啊,长篠一战我真田家的冤魂,今日我定要讨回来!”话音刚落幸光便纵马冲了上去,显然不打算让信长反抗,在无法挣扎的痛苦中死去!“主上小心!”身后跃出了森兰丸,他的小姓,提着一把几乎与他身高等长的太刀硬撼了幸光一击,踉跄几步,随即调整状态,像一头猛虎,随时可能破笼而出。森乱,森力,森坊三小姓这时也全副武装的冲了出来,森力双手奉上信长佩刀,“哈哈哈哈哈哈......罢了,你等四人,倒是忠心,罢了,一起战死吧!”遂举刀冲去,四人分两边,护住信长两翼。“再来四百人也不够看!”真田幸光也不再啰嗦,刚才光秀从自己收藏里找了一套真田将铠给他,穿上之后,过往种种都浮上了心头,幸村教他枪法,刺挑扫抡抽劈砍,招招浮现心头,真田十勇士个个身怀本领,也都倾囊而授,如今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的都跟着幸村不断败退,想来很是悲凉。回过神,便不复多想,驾马撞向信长,左手深入怀中,连掷三次苦无,一次朝信长,两次朝其右侧两人,同时举枪向其左侧扫去,竟是要左右同制,直取信长。情势危急,森乱森兰丸欲哭无泪,这两镖不挡不行,挡了便来不及救信长,不挡不光自己受伤不说,受伤失了冲力赶不赶的过去还是个问题,左侧的两人同样是这个情况,第一个迎枪的人直接被劈飞,第二个堪堪卡住大枪,相救怕是来不及了,只能看着帝释栗毛撞向信长......信长刚刚挡住一镖,方要回身接腰力迎他一枪,结果没想到对方直接纵马撞来,立即横剑于胸前,“蓬!”就像一只破烂的沙袋,曾经多么不可一世的信长,居然以四战一的情况下被对方一人突破,“死!!!”幸光长枪空中画了个圆,复向信长刺去。“唉......除了幸光的一声怒吼,只能听到光秀的一生叹息,毕竟这将死之人,曾经发掘自己,培养自己,将自己带到这个地步,如今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挑飞,恐怕今日自己不杀他他都会剖腹自尽吧。没有悬念,长枪入体,“噗”有些沉的声音,“告诉....告诉我,你......的.....名字!”像是用尽了最后一口气,信长说完便开始大口喘息。“幸光,真田幸光。真田家的私生子,这个答案,满意了?”“想我织田信长一生,到头来竟然死在你个小卒手上,罢了,看你的枪术,应该是学自幸村吧,你真的和他很像啊......武器,铠甲,语气,武功,长相......”像是回光返照,这次他说了很多,很流畅。“罢了,安心去吧,你的死,才能弥补武田死在长篠的一万将士啊......”说完看织田,眼中已经没有了光彩,“主上!!!”四人悲呼,纷纷弃了武器冲过来“讨死”,只可惜幸光已经见了太多死亡,看到他们家属的无助,现在多一个人都不愿杀,更何况这几个人是无辜的,轻叹一声,枪背拍去,一个一个全部拍飞,策马回阵。。

精彩节选:

  因为真田家的甲胄太显眼,并且早已没了盘缠,真田幸光便将那将铠卖了,换了件和服,此时便成了他的助力,若是穿了铠甲,行动不便不说,对方借着冲力也能把他活劈了,换了和服反而轻巧。真田幸光身子向后一倒,凭着惯性向明智光秀滑去,同时举枪上迎,磕上光秀的太典太,刀枪一碰,幸光从马下划过,左手反手拔刀断了光秀战马一条后腿,光秀见他倒地的一刻便将双腿抽离了马镫,此时便震身跃起。马儿嘶鸣一声,向前倒地滑行,抽搐着想挣扎站起,光秀大怒,延误了战机,自己、家人、部下可都要葬身于此了,可不杀他心中也不痛快,遂令安田作兵卫领兵前行,自己独战这陌生浪人。真田幸光凝神,双目一眯,大吼一声,猛然举枪奔去。明智光秀自然不惧这无名小将,一手扶鞘,一手举刀自上而下一挥,脱刀奔向真田,两人战在一起,自然是不分上下,毕竟真田师承幸村,明智光秀早已杀出了威名,刀光似匹练,刀刀斩其肩,腰,颈等部,势要将其立劈于此!幸光哪里会怕他,一杆十字文枪连刺带扫速度一点不比对方慢,再加上学忍术时略涉猎的关节技,时不时腿扫肘击,反把光秀逼得节节后退。光秀这回是真的火了,连个无名小卒都这般威武,自己以后还怎么混啊!“匹夫,报上名来!”“真田幸光在此!”“真田......幸村是你什么人?!”“家兄是也!汝也报上名来!”“说来我与家兄也有些交情,吾,明智光秀!”“可惜我和他失散了啊......怎么,可愿再战?”“你若想打,日后你我慢慢切磋,现在随我征战本能寺,可愿意?”真田有些沉默,对方的动机,显然是谋逆,可是自己的家族,不正是被那混蛋魔王欺压的吗,数年之前,长篠之战,本家的赤备铁骑,在火枪下不断死去......自己只能默默离去,现在连一套铠甲都不敢留下,不禁虎目蕴泪,抬头,“我跟你去,条件,给我人马,杀了信长我去灭铁枪队!”“......成交。”正在本能寺内下棋的织田信长显然没有想到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光秀会背叛,知道听到外边有喧哗,不禁皱眉,起身出去看,还以为是小姓或者侍卫间的争吵,和被他灭掉的今川义元如出一辙。织田出门一看,不禁惊呆了,士卒手中的火把形成数条火龙,蔓延向四周,他正被围在当中,策马向他迎来的,一个身穿紫甲,面若敷粉,头发仅仅向后梳了,箍了个圆环,当真是员儒帅,身边还有个赤色身影,那身战甲,有些眼熟,似乎......是了!是真田幸村!还有那十字文枪,越看越熟悉,“光秀,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魔王!纳命来”光秀紧抿着唇,没有开口,幸光却开口大骂了,显然之前家族受到的冲击对他打击很大。“真田幸村,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还记得我哥哥啊,长篠一战我真田家的冤魂,今日我定要讨回来!”话音刚落幸光便纵马冲了上去,显然不打算让信长反抗,在无法挣扎的痛苦中死去!“主上小心!”身后跃出了森兰丸,他的小姓,提着一把几乎与他身高等长的太刀硬撼了幸光一击,踉跄几步,随即调整状态,像一头猛虎,随时可能破笼而出。森乱,森力,森坊三小姓这时也全副武装的冲了出来,森力双手奉上信长佩刀,“哈哈哈哈哈哈......罢了,你等四人,倒是忠心,罢了,一起战死吧!”遂举刀冲去,四人分两边,护住信长两翼。“再来四百人也不够看!”真田幸光也不再啰嗦,刚才光秀从自己收藏里找了一套真田将铠给他,穿上之后,过往种种都浮上了心头,幸村教他枪法,刺挑扫抡抽劈砍,招招浮现心头,真田十勇士个个身怀本领,也都倾囊而授,如今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的都跟着幸村不断败退,想来很是悲凉。回过神,便不复多想,驾马撞向信长,左手深入怀中,连掷三次苦无,一次朝信长,两次朝其右侧两人,同时举枪向其左侧扫去,竟是要左右同制,直取信长。情势危急,森乱森兰丸欲哭无泪,这两镖不挡不行,挡了便来不及救信长,不挡不光自己受伤不说,受伤失了冲力赶不赶的过去还是个问题,左侧的两人同样是这个情况,第一个迎枪的人直接被劈飞,第二个堪堪卡住大枪,相救怕是来不及了,只能看着帝释栗毛撞向信长......信长刚刚挡住一镖,方要回身接腰力迎他一枪,结果没想到对方直接纵马撞来,立即横剑于胸前,“蓬!”就像一只破烂的沙袋,曾经多么不可一世的信长,居然以四战一的情况下被对方一人突破,“死!!!”幸光长枪空中画了个圆,复向信长刺去。“唉......除了幸光的一声怒吼,只能听到光秀的一生叹息,毕竟这将死之人,曾经发掘自己,培养自己,将自己带到这个地步,如今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挑飞,恐怕今日自己不杀他他都会剖腹自尽吧。没有悬念,长枪入体,“噗”有些沉的声音,“告诉....告诉我,你......的.....名字!”像是用尽了最后一口气,信长说完便开始大口喘息。“幸光,真田幸光。真田家的私生子,这个答案,满意了?”“想我织田信长一生,到头来竟然死在你个小卒手上,罢了,看你的枪术,应该是学自幸村吧,你真的和他很像啊......武器,铠甲,语气,武功,长相......”像是回光返照,这次他说了很多,很流畅。“罢了,安心去吧,你的死,才能弥补武田死在长篠的一万将士啊......”说完看织田,眼中已经没有了光彩,“主上!!!”四人悲呼,纷纷弃了武器冲过来“讨死”,只可惜幸光已经见了太多死亡,看到他们家属的无助,现在多一个人都不愿杀,更何况这几个人是无辜的,轻叹一声,枪背拍去,一个一个全部拍飞,策马回阵。

  夜,莫洛克城堡里的宴会,觥筹交错,贵族们持着酒杯,或是与贵族小姐搭讪,用目光饱餐着她们胸前的丰盈,或是和其他领主闲扯,兵马,美酒,金钱,女人都是他们口中的谈资,那虚荣,比之女人也不逞多让。“刺啦”佩剑出鞘的声音很刺耳,显然这位主人没有足够的金币去订做或者购买一把像样的佩剑,老爷小姐们的目光对准了声音的源头,似乎...是个落魄的贵族吧,有些古旧的十字甲上满是刀痕,应该是祖先流传的,包裹在内的贵族先生显然很气愤,苍白的脸上,双眉紧锁,双目中的烈焰似乎已经喷薄了出来,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因无法控制的怒气轻轻抖动,配着他那白金色的头发,到时美艳无双。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他手中的剑,一朵黑色的玫瑰图案居然在剑尖!一般的贵族配件都有他们自己的族徽,但都是集中在剑身底部,剑柄及剑格三处,绝对不会有在剑尖的道理。剑柄漆黑,没有剑镡,剑身扁平修长,开了刃,显然不是正常的佩剑,倒是与流浪商人们从别的国家带来的有些相似。“你不要过分了!”落魄贵族开口了,他对面的是希维尔伯爵,国内人尽皆知的大善人,为人和善,时常分些面包瓜果给他治下的村民,他为国征战一生,只可惜在战斗中被手下叛乱多了兵权,三万人的军队只有一千三百西维尔自己雇佣的战士保护他突出重围,但毕竟是雇佣军,互相根本不知道配合,不仅全军覆没,连伯爵大人自己也背中一刀,险些没有活着出来,最后国王克莱德不忍治罪于他,降侯爵为伯爵,留在帝都养老了。伯爵大人怎么和这种疯子有纠缠?人们的脑中都飘过了这个念头,“尤利乌斯,放下剑,今天的事情就没有发生过,不然,我也不是没有杀过人!”说罢也拔出了剑。“没有什么说的了,死。”叫尤里乌斯的男人似乎突然冷静了,手一抖翻出一朵剑花,随即扭腰转身一蹬,向老伯爵飞斩了过去,这身手绝对是经过长期骑士训练的结果,但是面对老伯爵根本不够看,征战一生的杀气瞬间爆发出来,与平时慈祥得就像自家爷爷的老人同样垫步拧腰斩出一剑,“当啷”双剑一磕,伯爵的佩剑居然断掉了!伯爵脸上没有任何惊讶,闪向墙角侍卫,夺了两杆长戟,右手一记灵蛇出洞,刺向尤利乌斯面门,左手同样没有闲着,一招横扫斩向其腰,尤利乌斯冷哼一声,身子一侧,躲过面门一枪,剑置腰间一档,借力飞向一边,逼开人群,没有管伯爵,身子下压,黑豹般冲向另一侧的侍卫,手一挥,血光闪现,从两具尸体手上拿起长戟,转身尽皆投向伯爵,复又拾起长剑,但这次没有冲过去,而是转身奔向大门妄图破门而出。那两戟自然不可能威胁到伯爵,只是阻挡他一下,不得不说,尤利乌斯的长剑诡异的异常,竖劈向那门闩居然像砍在豆腐上,粗大的木质门闩断成两截,他一脚踹开大门,飞奔而去。人们都傻了,这人什么来头,霎那间斩了两个侍卫,乱了宴会,还跑了,作为城堡主人的兰德公爵自然火冒三丈,勒令锁城严查,二十个内卫也都派了出去,倒是伯爵反应淡定,安慰起兰德来,“老伙计,这么做没用,相信我。”“我的上帝,你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他到底是谁?他的剑是怎么回事?”大公爵问题连珠炮般射向希维尔,“你必须庆幸我们都还活着,凭他的身手,完全可以在和我周旋的同时灭了你们。”“他到底是谁?!”“艾米家族,你不会忘了吧?”“.......他是艾米·威尔的后人?!”“真是悲哀,连公爵大人都忘了威尔上大人的长剑了,若不是因为我的家人,我几乎都要投效尤利乌斯了。”“你若是敢那么做我第一个来杀你,他那混蛋祖先犯下的罪孽你都忘了吗?那把剑上沾染的血还少吗?!”“罪孽?不过是他支持的凯撒没有当上国王,而你那狗屁斯切夫当上了罢了!”“够了,我以公爵的身份命令你,滚出去!”“哼!”“两边是丛林,前面点点光亮,应该是要到村庄了吧......”尤利乌斯想着,可是脑子却开始昏了起来,“刚才那帮混蛋不会在箭上淬了毒吧......”看着左臂的擦伤,那是被弓箭手偷袭所致的,家族的战甲只护住了身躯,四肢一点防护措施都没有,“祖爷爷,你的盔甲可是害苦我了啊......”尤利乌斯暗自吐槽,可知终于不行了,“咚”倒在了地上......1582年6月21日,夜间的京都繁华依旧,只是感觉比平时热闹了些,平时吆五喝六的士兵怎么没了身影?真田幸光默默的闲逛着,自从本家势力覆灭后,连最后的一点荣华富贵都享受不到了,尽管作为私生子,原来一直都是真田幸村在罩着他,教他枪法,骑术,军术,甚至让猿飞佐助教了他些忍法,只可惜一切都不在了,自己拥有的也仅仅是这杆十字文枪和一把肋差了。晚饭怎么办啊,难不成卖掉肋差?一个武士怎么能连它都没有,十字文枪?更不可以,幸村君唯一留下来的东西啊...纠结半晌,正打算去酒馆当几天打手的时候,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枪响!“可恶,是怎么回事啊?!”“快看本能寺!”“快闪开,由军队冲进来了!”周围不断响起平民的喊叫,幸光懵了,信长今天才回来,京都就被偷袭?不对,有内鬼!正思考的功夫,骑兵队就已经到了,为首的居然是,明智光秀?!来人显然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在路中间拦截,事情重大,连平时温文尔雅的明智光秀都不敢停下,这时候,时间就是生命啊!举刀,就要借马的势能一刀斩了来人,幸光看了吓了一跳,这能挡一个能挡一队吗,正要闪开的时候看到为首的举刀,不禁心中燃了怒火,迎了上去!




元气骑士中刺客好用吗  元气骑士刺客最后一级  元气骑士刺客怎么获得  元气骑士如何获得刺客  元气骑士刺客各级效果  骑士浪人PK视频  元气骑士浪人雕像  骑士浪人加点  元气骑士浪人  四十七浪人之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