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奇缘 >

子非龙

子非龙

子非龙

更新时间:2021-04-27 08:50:37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建文帝朱允文的遗子被救走,身上具有明太祖留下的的玉玺,里面藏于很多的秘密,在太祖留下的的秘密中居然有修真之道,是谁会先深入了解修真的秘密,谁也不明白。 子非龙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快把那孩子给杀了”五人又转头向屠涛方向攻去。忽然间,一把银枪向那五人攻去。“落花枪法最终式——残花!!!”原来屠萧为了让自己弟弟能够安全的送出皇子,使出了落花枪法的最终奥义,此招式犀利无比,能够发挥出常态的近十倍的武力,但是招式名为残花,就是凋谢的花朵的最后一次绽放,虽然招式夺目,但是也极易被敌方所伤,一切的招式好像是由枪自己行动一样,屠萧身上被他们的剑气所伤,但是好像不为所动,枪依旧自己在行动着,瞬间,银枪旋转出一道淡红色的光芒,五人手中的剑均以被震碎,手都被枪所发出的气击所伤,但是同时间五人之前所发出的剑气均全射向屠萧的身上的顿时间屠萧的银甲已变为“红甲”。画面转到另一边屠涛抱着皇子,满面泪花,“大哥,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屠涛虽比屠萧功夫欠缺了许多,毕竟年纪小个屠萧个五六岁,但是屠涛少时爱玩,在外飞檐走壁,从小就独专轻功,不到半个时辰,已经远离南京城外来到了扬州城内。可谓是轻功大师,屠涛心想:“我一定不能辜负大哥的一番苦心,我要把皇子给带大,自己勤加修习自己的武艺,为大哥报仇。”。

精彩节选:

  “快把那孩子给杀了”五人又转头向屠涛方向攻去。忽然间,一把银枪向那五人攻去。“落花枪法最终式——残花!!!”原来屠萧为了让自己弟弟能够安全的送出皇子,使出了落花枪法的最终奥义,此招式犀利无比,能够发挥出常态的近十倍的武力,但是招式名为残花,就是凋谢的花朵的最后一次绽放,虽然招式夺目,但是也极易被敌方所伤,一切的招式好像是由枪自己行动一样,屠萧身上被他们的剑气所伤,但是好像不为所动,枪依旧自己在行动着,瞬间,银枪旋转出一道淡红色的光芒,五人手中的剑均以被震碎,手都被枪所发出的气击所伤,但是同时间五人之前所发出的剑气均全射向屠萧的身上的顿时间屠萧的银甲已变为“红甲”。画面转到另一边屠涛抱着皇子,满面泪花,“大哥,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屠涛虽比屠萧功夫欠缺了许多,毕竟年纪小个屠萧个五六岁,但是屠涛少时爱玩,在外飞檐走壁,从小就独专轻功,不到半个时辰,已经远离南京城外来到了扬州城内。可谓是轻功大师,屠涛心想:“我一定不能辜负大哥的一番苦心,我要把皇子给带大,自己勤加修习自己的武艺,为大哥报仇。”

  “李大哥!!!”屠涛道,李应回应道,“小涛,你大哥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们屠家现在已经被朱棣害死了不少,你现在报仇心切我也知道,我从你眼中看出了不少的戾气,你要知道,仇恨会蒙蔽一个人的双眼,凡是皆需从长计议。”“可是李大哥,那朱棣是个叛国的反贼,现在皇上说不定被他们害死了,如果给这个狗贼时间,让他把朝政稳住后,我们不是更难把他杀了么?!!”“小涛,你听为兄一句话,你兄长的牺牲皆为了小皇子,为了朱家的恩情,你要为你兄长的牺牲考虑,如果我们就这样杀进皇城,只能是全军覆没。。。”“李大哥,我知道现在我是武艺不精,连你和大哥的十分之一都未达到,我希望我能够在李大哥这里得到您的指导,修习个一年时间,再求李大哥带您道法李家的人马出动,帮我能够完成杀兄之仇,帮小皇子登基,我做牛做马都答应你!!!!”李应看着屠涛如此激动的说话,只好道:“小涛,你也知道,你大哥和我交清非浅,有着过命的交清,我定会帮你大哥报仇,但是现在小涛你是最应该从中冷静下来想到正确的解决办法而不是一心只想着报仇,为兄倒有一个长远打算的方案,不知你听是不听?”“大哥请说!”屠涛心中已是焦急万分,却的确没有个解决办法,只好听李大哥所讲了。“首先来说,朱棣现在已经把江山已经尽收囊中了,你们现在已经被他的亲信部队追杀中,但你可知道他最像要的其实不是你们两的人头,而是小皇子身上的玉玺?”屠涛心中必然知道玉玺的珍贵但没想到玉玺居然比小皇子还重要,说完从小皇子怀中掏出玉玺给李应看。李应看后称奇,说道:“果然如我所料,玉玺里面有他们朱家当年仙班给他们的升仙之道。”说完手中输入真气在玉玺中,玉玺映射出些许文字,屠涛道:“这不是修仙之道么,我们修完仙法不就可以对付朱棣了么?”李应解释道:“非也,当年明太祖朱元璋,是苦难的出身,后修得正果称帝,但他称帝不是巧合,是神授予的,但是不是授予他皇位而是授予他有能力在壮年习得仙术,要知道,修仙之人必须得从小开始修习仙法方可习得仙术,他得到仙人帮助已是壮年了,所以这个仙法是让人能够得到仙体,但是朱元璋半途而费,习得能力后开始称王称霸,后做了许多逆天之事,导致其不能修成仙班。”屠涛道:“那我们是否能够修习上面的仙法,为兄报仇?”“放肆!!!”李应怒道,“你大哥拼死为报朱家的恩情,你却要偷学朱家的仙法,这是不忠不义,你休想打这仙法的主意,这个你一定得遵守,如果你想要报仇一切得听我的。”屠涛无奈点了点头,说的:“李大哥说的对,先前我的确是报仇心切,竟说出这种荒唐的话来,我是该死,希望大哥不要见怪,一切听大哥的。”李应见此不好再责怪,说道:“我会将毕生所学道法都教给小皇子,皇子可做我的道家弟子一年,可是要给个道号,不知道皇子名字?”皇子在旁听了这么多,虽然很多不懂,但是一听到问他名字,他忙说的:“我叫朱高齐。”李应道:“你可愿意做我的徒弟?”“只要能为父报仇,我做什么都愿意。”朱高齐大声道,李应见孩子这么小,就能了解这么多世事,不知是该高兴好还是该担忧,继续说道,“我门下弟子现在是玄字辈,你的道号就叫朱玄齐吧,你要潜心修道把世事放一边。”“是,师傅。”朱玄齐道,说完就想李应磕头拜师。

  朱棣道:“有你们五人,朕也安心,先前朕已将我侄儿的其余高手都给杀除了,现在皇城内的高手就朕与你等五人,现在朝中刚稳,朕必须将朝内给安定,你等五人是我凤阳时期就一起患难的功臣,朕对你们无限的信任,你们有自己绝对的权利,你们先把朝中的武功高手集结,把锦衣卫给做大,并在江湖设下眼线,门派,打听玉玺的下落,把事情给我办妥了,后来必有重赏!”五人下去后,朱棣心想这玉玺中的秘密不止这么一点点,可能有修仙之道。先前朱元璋在位期间对权利的欲望就已经展露无疑,武道更是修得无边境界,有“半仙”之名的刘伯温都被朱元璋给害死,他更是希望修得长生不老,位列仙班。可惜是朱元璋长子的去世,朝中政事的干预,加上之前与刘伯温斗法所受的伤,使身上及内气皆难以调和,再加以修炼时已经气力不济,所以难以成仙,他可谓是最接近“仙”的男人。朱棣从小随朱元璋大战深受朱元璋的影响,对一切也有着无限的欲望。所以得知他父亲有修仙法门后,一直对这有想法,但是无奈朱元璋至死都不肯传给他,传位给孙子朱允文,而且还想加害自己。为了活下去,他开始反抗自己的命运,夺回皇位后他又开始对之前修仙之道开始重新燃起了欲望之火。

  足,带有无限生气,组合在一起显得整个远离仙气十足,不似凡间。小皇子虽然小时候在皇宫长大也是见过很多贵气的院落的,而且皇宫城内已经是要多奢华就多奢华了,理应不

  说完,小童开始领路去亭子里。小孩看着眼前的一切好似虚幻一样,院里看起来比门外看起来大多了,门外看着好似这家的主人最多是个破落的贵族,门卫看着破败不堪,而

  会这么新奇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但是“李府”却的确是仙气十足的让人好似来到人间仙境的感觉,让人感到清新脱俗的感觉。屠涛因为先前来过好几次所以自然没有小皇子那么对事物的新奇了,但是眼前仙气十足的场景却的确让屠涛心中因为大哥死的戾气消逝了不少。走了许久的路,来到了一座满是鲜花包围的庭院里,里面坐着一个看起来越三十余岁的男子坐着在品茶,这位男子穿着虽然朴素仅仅是淡蓝色和白色为基调的衣服,但就是看着也流露出了些许仙气。

  收了朱玄齐后,李应道:“道家在江西分为两派,外派和内派,我们李家是外派的,学习道法修习仙术,但却可以生儿孕女传承祖宗基业,很多俗事,我们没有那么多讲究,在龙虎山修道一派为内派,张天师是他们的开派祖师,他们是传统的道家修习方式,他们有仙阵的庇护,可以有效的保护玉玺,待朱玄齐年满十八时,再带他去学习玉玺的仙法,因为玉玺是上天赐予朱家的,所以他们的血脉学习功法比起外人来事半功倍,可以在一年内学习完仙术来完成复国大业。”说完提笔写起一张纸条并在上输入了些道法,对屠涛道:“小涛,你轻功了得,你此去送玉玺给内派的现任道长张云非,给这个纸条给他看,他就会知道情况了。”

  半个月后南京城内,明成祖朱棣经历过三辞后宣布称帝,对靖难功臣进行了封赏。五个杀害屠萧的高手被内封为锦衣卫五大首领,给与其御赐令牌。朱棣对五名高手说道:“杨家五兄弟,你们五人虽然有功,把最难对付的屠萧给对付了,但是你们五人并没有确立朱允文的死亡,而且你们还让他儿子和我父王传的玉玺给带走了,你们可知罪?”五人本来面带的笑容突然惶恐了起来,辩解到:“朱允文中了我们的剑气,当时他以被我们伤的经脉俱断,一定是必死无疑。当时屠萧他使出了他们屠门的残花一招,我们五人将他杀死已经是身受重伤,无奈他的兄弟屠涛轻功给带走皇子,我们无力追击。”五人中的另一人也加急解释,说道:“是的,屠涛他的那一招的确是了不起,我们之前也从未见识过这一招。”朱棣道:“居然能把你们五人伤成那样,难不成是玉玺里的武功?你们可知道先皇传的玉玺有他曾经修练的神功功法,还有兵法。父皇曾经攻打陈友谅时候就是有仙人的帮助,授予仙法帮助他修得神功兵法使他取得的胜利的。你们不论如何必须要不断打听玉玺的下落。”杨家五将说道:“皇上吩咐,属下必定做到!!!”

  建文四年六月,燕王朱棣挥师南京城外,皇宫城内火光四起,五名黄甲侍卫追击着一银甲护卫,黄甲中的一人说道:“就算是皇宫第一高手的屠萧也不一定能躲过我们五人的追击,现在建文帝生死不明,但先前受我们五人的先天剑法的攻击,一定活不久,现在就是要斩草除根,把燕王给的任务给完成。”原来那银甲护卫乃是建文帝朱允文的第一护卫,被誉为大明第一高手之称的屠萧,仔细一看银甲内怀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儿,在怀内痛哭着,屠萧身上的银甲已经有许多的刀剑的刮痕,许多处已经开始襟满血红。“五行剑法——浴血狂舞!!”五名高手排出阵形,顿时剑光四射,扑向屠萧,无数剑气扑过来,“落花红冷!!”屠萧在危急中挥舞着手中的银枪,抵御着五人的合击,舞动这手动的枪,好似有着自己的生命,迎击这五人的合集,屠萧心想,时间紧急,必须快快把手中的皇子给送出城外安全地带。但是无奈这五人无一不是高手,而且此刻身上已经受了先前卫兵围击的伤,现在在五人的追击下已气力不济,“大哥,我来了!!”此刻来了一年轻小子,年约二十五六,身上也一身银甲,手持一把银枪,不过没屠萧的那把光彩夺目。屠萧看自己的兄弟来了,心想现在已有办法了,便说:“小涛,把皇子送出南京城外!!!带与皇上会和!!”屠涛舞枪迎击说道:“大哥,现在皇上生死未卜,我们还是合力把这五个狗贼干掉,逃出城外,然后一起寻找皇上吧!”屠萧听后气急说道:“这五人不是你我能合力给干掉的,你切勿义气用事,我们屠家蒙先帝的厚爱,才有今天,我们定要将皇上的命令给完成以报先帝!!你快把皇子给带出城外,我掩护你!!”说完把孩子扔给屠涛,挥枪继续迎击那五名高手。

  且府邸好像很小一般,结果进来后去庭院的路上假山,植被,树木的摆放很有规律。假山和石头的摆放显得庭院大气磅礴,贵气十足,但树木和院里植物的摆放又显得院落清新十

  为了躲避朱棣的追杀,屠涛带着个四岁孩儿来到了江西境内,寻找江湖中的兄弟的帮助。屠涛来到一个看着不起眼的府邸,外观看起来与其他府邸无异,甚至比起其他的府邸还更小更破败些,大门也没其余装饰物,门把手有些锈蚀但却闪着光芒,大门门匾上写着“李府”两个大字,门匾也是看起来虽然有写破旧却闪着异样的光芒,有着不和谐的感觉。屠涛敲了三声门,门会应了三声,“叩,叩,叩。。。”屠涛道:“在下屠涛,特寻李应先生的帮助,忘李先生求见。”门口打开,一个小童出来了,小童大约八九岁,长得仙气十足,看着不像俗人,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衣服,看起来就似仙童无异。小童开门看见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和一个穿着华丽的的男子,道:“李先生先前说过会来一个男子带一个小孩来找他,让带你们进小亭去见他。”




子非龙吼火山怎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