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白领 >

小人物的年华

小人物的年华

小人物的年华

更新时间:2021-06-08 16:19:37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出身贫寒农家的他,也没煊赫的家世,也没权势滔天的亲友,也没超能力也也没(外星的超级程序。仅有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和一颗不甘心庸碌的心。  亲友的浅陋与淡漠让他学会了了察言观色,邻里的勾心斗角让他学会了了掩藏自己的情绪。学生时代的纯洁无瑕友情让他已不再孤独突然妇人啊的叫了一声拽住了年轻人的胳膊:“润庭,我肚子疼,可能要生了……”年轻人立马扔掉了手中的浆糊扶住了妻子,同时朝院墙外的另一家人喊了一声:“嫂子,二哥,三哥快过来,湘兰可能要生了。”话音刚落一对中年夫妇已经从院门口跑了过来,后边还跟着另外一个中间男人和三个半大的小子。这个中年男人是润生的三哥,一个老光棍,和二哥一家住在一起。众人七手八脚的把这个叫湘兰的孕妇抬到了床上。。

精彩节选:

  妻子被丈夫这无厘头的想法逗的噗嗤笑了出来,想了想道:“改天又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就今天取。哎!要不叫田铁牛怎么样?希望儿子像铁做的牛一样结实,怎么样?”

  徐湘兰道:“就你这样,还高中生呢,给儿子起个名字都不会,真不知道你这些年的书是怎么念的。早知道你会这样,所以我已经想好了,叫田大壮怎么样?希望他以后能够强壮,结实一点,不像你这样一阵风都能吹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屋内的人一直忙活着,屋外的人焦急等待着。突然,听到二嫂喊道,生出来了,是个男的。然后伴随着啪啪的两声拍打婴儿屁股的声音,婴儿嘹亮的哭声也随之传了出来。润庭兴奋的在院子里跳了起来,“儿子,儿子,是个儿子,我有儿子了。”大哥和二哥看着有些失态的润庭,哈哈笑了起来,也想起了当年他们儿子出生时候的场景,他们又何尝不是像润庭这样兴奋呢。三哥也憨厚的笑着,替他的弟弟高兴,也为他们老田家添了一员新丁而高兴。

  面对这混乱的场景,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儿被吓坏了,开始裂开嘴哭了起来。本来就已经急的满头大汗的父亲听到了她的哭声更急躁了,伸手在她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吼道:“别哭了”然后又冲那三个半大小子喊道:“大娃你们几个把你妹妹带出去玩去。”相比手忙脚乱的润庭,二嫂显得镇定多了,叫回了几个娃子说:“大娃,你和你三叔去厨房烧热水去,二娃去叫你大伯家叫你大娘去,就说你小婶子要生了,小娃,你带你妹妹玩去。”然后回头自己的丈夫说,“老二,(那时候老二代表的还只是兄弟间的排行而不是身体器官)你去村东头先把孟老婆子叫过来去,先让她帮忙顶一会儿;润庭你快点骑车子去镇上把武老婆子叫来,孟老婆子年纪大了,我怕她一个人不行。”

  徐湘兰对女儿说:“过来,到妈妈这边来,咱们两个一起吃。”

  “这名字听起来挺有气势的,代表什么意思呢?”

  “劲”代表了有劲,希望孩子可以孔武有力,长大后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庄家把式,不会为生计发愁;“苍”指的是老鹰,“劲苍”合在一起就是有劲的老鹰,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天空中飞翔,怎么样?

  田润庭嘿嘿的笑了笑道:“我刚出生的时候肯定没儿子好看,嘿嘿。”

  本来田润庭是打算湘兰生完孩子的第二天就去丈母娘家里报喜的,可是按照当地的习俗,大年初一不能走亲戚,必须要去给自己家的祖辈上坟。所以田润庭就和哥哥们,还有堂兄弟们一起拿起了纸钱和祭品去给祖辈上坟。同时也给他们带去田家又添一个新丁的好消息。

  在一个农家小院中,一个瘦弱的年轻人正拿着红色的春联站在两间残破不堪的土坯房前比划着,试图在高低不平的门框上找到一个合适的高度贴上这两张载满了对幸福生活的期盼的红纸。这时候,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年轻妇人从“厨房”中出来了,姑且就叫这间半茅草半土坯的小棚子为“厨房”吧。这个年轻妇人右手端着一小盆刚刚熬制好的浆糊左手拿着一个小刷子,还有一个看起来有两三岁的,流着鼻涕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跟在她后边拽着她的衣角。她一边走一边抱怨:“早说让你贴你不贴,现在才贴,明天都大年初一了,你干脆等明年再贴好了。”这个年轻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伸手接过她手中的浆糊说:“我这几天不是忙着卤肉包饺子准备年货吗,嘿嘿!别生气了,气到肚子里的孩子就不好了。”妇人白了他一眼说:“就你理由多,要不是我大着肚子,这些活我早就干完了。”年轻人赔笑到:“是,是,是,老婆最厉害了,老婆出马……”

  突然妇人啊的叫了一声拽住了年轻人的胳膊:“润庭,我肚子疼,可能要生了……”年轻人立马扔掉了手中的浆糊扶住了妻子,同时朝院墙外的另一家人喊了一声:“嫂子,二哥,三哥快过来,湘兰可能要生了。”话音刚落一对中年夫妇已经从院门口跑了过来,后边还跟着另外一个中间男人和三个半大的小子。这个中年男人是润生的三哥,一个老光棍,和二哥一家住在一起。众人七手八脚的把这个叫湘兰的孕妇抬到了床上。

  伴随着润庭的破旧的自行车噼里啪啦的声音,武老婆子终于被润庭用自行车带回来了。待武老婆子从自行车上下来,润庭把自行车一扔,拉着武老婆子就往屋里冲。进屋后,武老婆子和孟老婆子他们打了个招呼,她和孟老婆子也算是老相识了,以前也有过合作;问道:“老孟,怎么样了。”孟老婆子说:“羊水还没有破,不过我感觉也快了。”说话间,湘兰突然大叫了一声,武老婆子看了一眼说:“快点老孟,准备接生,羊水已经破了;润庭,你快出去,接生的时候男的不能在屋里,不吉利。”

  过了一阵,一碗热气腾腾的蛋花面汤就端到了徐湘兰的面前。徐湘兰刚要拿起勺子喝,正好看到了女儿躲在一边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手里的蛋花面汤。转头问田润庭:“做的多吗?给你家小馋鬼女儿盛点去。”

  “行,你自己看着办吧。”

  徐湘兰拿起了身边的枕头朝田润庭扔了过去,“快点取名字,别扯了。”

  过了一会儿,田润庭放回字典,对妻子说,“取好了,就叫田劲苍吧!”

  “别,清淡点吧,你忘了上次有女儿的时候就是因为吃错东西导致女儿都没奶吃了?”

  田润庭不好意思的说:“还没呢,这两天就光记着高兴了,都忘了给儿子起名的事了。”

  徐湘兰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说:“别贫嘴了,去给我做点吃的去,我饿了。”

  徐湘兰白了他一眼说:“有你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吗?小孩子刚出生不都这样,还没张开,当年咱们家小雨出生的时候不也这样吗?再说了,你刚出生的时候指不定还没我儿子好看呢。”说着还顺手帮小五掖了一下刚被丈夫扒开的被角。





  • :“没&没……

      润庭顺从的从屋里走了出去,站在院子中焦急的等待着,这时候二哥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结结巴巴的说:“没,没,没……没事,二,二,二……

    2021-06-17 06:45:32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样,&三十来

      就这样,小五在这个九十年代的第一个大年三十来到了这个世界……来到了父母的身边,开始了他小人物的年华

    2021-06-17 07:59:3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