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玄幻 >

衣冠望族

衣冠望族

衣冠望族

更新时间:2022-07-21 10:25:59
小编评语: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横穿过繁华热闹,行过平凡普通,严禁不重入繁华热闹。.守护着好本心,迈步行在繁华热闹中……她瞧一眼车头坐着的车夫,见他脸正朝着前方望,那双骨节粗大的手,拼命的互相搓动着取暖。江婉沐很快的收回视线,她仰起冻得绯红色的小脸,望着已踏上车架的俊俏年约十三岁少年人。少年男子独树一帜的雅致风采,令她的眼里有着几分惊艳。粉色绵衣袍子的少年,登上车后,俯视到车下少女眼中的神色。。

精彩节选:

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江婉娴听这话后,反而笑起来,她望着江婉沐身后,那个一直发着抖的小小身影,问:“吉言,你家小姐身上的衣裳是怎么脏的?是不是连家四少爷砸她雪花弄脏的?还是连家四少爷推她摔倒在地,脏的?”吉言抬头望一眼江婉沐,又瞧一眼利眼盯着自已的江婉娴,她抖动着小小身子,低下头,依旧没有开口.

吉言望一眼依旧木立着的江婉沐的背影,想到江婉沐平日里虽然不怎么搭理她,可是从来没有罚过她。庭院里许多的重活,几乎都是她亲自动手去做,自已只做些打扫的小事。吉言眼睛微瞅向江婉娴身后一个绿衣丫头,见到她微微点头后,身子才没有那么抖动不停.

如果说整个江家的人,对江婉沐都是漠不关心,恨不得江家无此人。那么在江家,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江婉娴喜欢江家有江婉沐的存在,正好可以用姿色平平为人蠢笨的江婉沐,来衬托出她的种种美好。江婉娴的生母是戏子,原来是男人的一次逢场作戏,谁知珠胎暗结。江家自是不会放任骨肉在外,只有许江婉娴生母妾位。

江婉沐顺着她的手望过去,瞧到那远去不断回过头的两个女子,注意到这边动静后,那个绵衣女子停下脚步,还是她身边那个粗布衣裳的女子,同她轻语两句后,便强力拉走她。江婉沐静静的瞧一眼江婉娴,抬起脚步,伸手推开挡在她面前的一个丫头,从她们的身边缓缓行过.

江婉沐听出吉言语气里的担心,她低头瞧瞧自已的衣裳。瞧一眼拿出一块干净帕子,努力想擦干净衣上泥水的吉言。她伸手阻止她的白费力,轻声说:“吉言,今天下这么大的雪,府里的人,应该不会到庭院玩。一会我们进去后,躲着人行走就是。你别擦了,一会回去后,那块地方脏,就沾水擦干净那里。”

江婉沐前行好几步,听到前方转弯处传来女子喧哗的声音.她眉头略低垂下来,顺势转头望到远处亭子里的两个人,见那两人正慌张的出亭子,脚步微有些零乱的往更远处走。吉言听到那说话的声音,神情明显有些慌乱起来,她小声音说:“小姐,是二小姐她们要过来了。”

江婉娴小时也许不懂,可是她越大越明白,在江家只有江婉逸这些嫡女,才是江家的娇女,她只是嫡母用得着的一根草。她有那样的一个生母,注定她将来所嫁之人,门第不会太高。她小小的年纪,便瞧明白下人们眼里的怠慢。她待嫡母和嫡姐更加格外的讨好,心里隐约明白嫡母心中的那根刺是谁。

吉言听江婉沐这话垂下手,抬头瞧到江婉沐眼中的浑不在意,她眼神微黯起来.她再低头望着粉色新衣裳上灰色泥水印。有些不安的轻声说:“小姐,我怕这衣裳上面的印子,擦不干净。吉言太小,帮不了小姐。”江婉沐听她这话,眼里微有些动容.可是转而想到,她是嫡母送来的身边人,她的眼中立时恢复平和表情。

她瞧一眼车头坐着的车夫,见他脸正朝着前方望,那双骨节粗大的手,拼命的互相搓动着取暖。江婉沐很快的收回视线,她仰起冻得绯红色的小脸,望着已踏上车架的俊俏年约十三岁少年人。少年男子独树一帜的雅致风采,令她的眼里有着几分惊艳。粉色绵衣袍子的少年,登上车后,俯视到车下少女眼中的神色。

吉言抬头望她一眼,将小身子更加挪动到江婉沐的身后。江婉娴瞧到她这举动,眼里冒出火花,面上却不流露出来,她依旧笑着说:“本小姐很欣赏吉言的忠心耿耿,只是忠心也要分人来。长眼睛的人都知悉,连家四少爷那般的人才,与你家小姐相比,一个是天上云,一个是地上的烂泥巴.你说实话吧,说了,我放你走。”

连家四少爷和江婉沐两人的亲事,他们的两位嫡母,便只能口头约定下来。一切还未成定数,还要等江婉逸和江婉娴两人亲事定下来后,再能谈他们正式订亲日子.江婉沐对江婉娴这话,眉头都未曾抬一下。她早偷听过下人们的对话,那话更加的直接:

吉言进到亭道里面,望着静默不语的江婉沐,顺着她的目光,瞧到那两个女子.她略微怔忡下,打量下四周,轻声音说:“小姐,你要不要过那边瞧瞧?”江婉沐听到吉言这话,面上依旧是木然表.她心里却苦笑不已,那个女人不会让自已靠近她。

江婉娴的眼光盯着吉言,自是没有分神注意到江婉沐,她也没有多去注意同伴的神情。她只顾盯着吉言不放,瞧着吉言如小老鼠那般的样子,她面上笑容格外的灿烂起来。她好心安抚劝诱吉言说:“吉言,江家待下人之好,天下人皆知。你实话实说吧.”她说完这话,很有深意的盯向江婉沐,瞧到那低垂下去的头,她的脸上神情略微变得平和一些。

吉言紧贴着江婉沐的身后跟着她前行.她的眼光警戒的注意着脚下,此前已有好几次,她被江婉娴身后的大丫头伸腿绊倒.江婉沐和吉言稍稍走离后,还能听得到江婉娴冷嘲热讽不平的声音:“她生母从前就擅长抢人,她生的女儿,相貌不好,这抢人的本事,瞧着也是学到五六成.哼,连四少爷那般的人才,匹配一个这样没德没相貌的女子,这天还有公理可论吗?”

江婉沐听到江婉娴带有明示的话,惊讶的微微抬头望她一眼,望到她俏美小脸上的得意.望到她眼里的暗恨。江婉沐暗叹着低垂下头,就在低头一瞬间,她的眉梢带过崔姓小女子,望到她眼中掩蔽不了的兴奋。江婉沐盯着自已衣裳上渐干的泥水印,要比想象中要显得浅显些。

江婉娴望着静静对她行礼的江婉沐,笑着对那女子说:“崔小姐,你别介意我这个三妹不会同人打招呼,她自小就有毛病,只要看到人,就不会说话.”她转头瞧一眼江婉沐的衣裳,满脸笑意说:“哟,三小姐今日送情郎出门,怎么会一身泥水印转回头。哈哈哈,我就说,文采了得的连家四少爷,怎么会心甘情愿来见你,想来又是听嫡母的话,勉强来见你一见。”

江婉沐没有再去瞧吉言一眼,她转身往侧门走去。吉言赶紧小跑着跟上前去。江婉沐从打开的侧门经过,看门的中年仆人,听到动静,探头望到是她.冷眼一瞧,转头便进看守的小屋。吉言走在后面,伸出手用力的去合侧门,‘吱、、吱、、哑哑’那厚厚的侧门,喘半天气后,总算慢慢的关好。吉言转回头,望到江婉沐已经走了很远,她赶紧小跑步着跟过去。

马车急速行驶起来,车轮下带起的雪花和泥水,翻起来直接溅到靠近车旁小小少女的身上。江婉沐动作快快的往外跳开去,还是免不了给雪花和泥水溅到。她弯腰赶紧用手拍打着衣裳,一个矮小的身影,这时冲上来帮着她拍打.她嘴里小声音嚷着:“小姐,连公子为何不叫你先闪一边去,才吩咐开车?瞧小姐的新衣裳脏了,这要是给人看到,又要说小姐的不是。”

江婉娴瞧着木头人一样的江婉沐,望着她眼神平静,眼里和脸上都没有她意料中的怒色.她的双手用力握紧,动了动,被身后眼尖的大丫头压住,听她轻声音提醒说:“小姐,你可不能中三小姐的计,她故意这般招惹你,就是想坏你的好名声。想你的名声比她的还要差。”那丫头的声音并不是太低,江婉沐自是听到这话,她微抬眼望那丫头一眼,就淡淡的闪开眼.




衣冠望族男主  衣冠望族男女主角是谁  衣冠望族小说  衣冠望族百度云  衣冠望族小说讲的是什么  衣冠望族好看吗  衣冠望族txt下载  衣冠望族txt下载百度云  衣冠望族全文免费阅读  衣冠望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