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游戏生涯 >

冠盖路

冠盖路

冠盖路

更新时间:2021-10-08 15:15:32
小编评语:这年纪还做这种事情,真像是做梦一样。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一只可爱的可亲可敬的中国古代小萝莉,一段妙趣横生的锦绣风华录。在复活再次穿越女的闪光下,小萝莉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得奔向幸福和快乐。小萝莉曰:“娘曾说一分努力耕耘一分收获。”不做炮灰,不做陪衬,走自己的路,是小萝莉终身的奋斗目标。当冠盖满京华时,天下谁人不识君?男配曰:“要种地,要低调,要平平淡淡。”男主曰:“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松柏森天,蜿蜒犹如羊肠的石子路通向坐落在山顶的一处道观,午日当空,骄阳似火,道观门前,石子路上跪着一名身穿粉蓝宽袖长衫的妇人。。

精彩节选:

这年纪还做这种事情,真像是做梦一样。

“我是逼不得已,萧菀,你应该去寻广元王家算账,不是他···我怎么会···”

“陛下嫌弃士族无用却占着显赫的位置,哀家何尝不知?”太后唇边多了几分苦涩:“不是哀家坐视不管,看看如今的士族···糜烂荒唐,竟然做出害唐霓名节之事儿,换在五十年前,出此诡计的人哪会再容于士族?把士族的肆意风流,当做风流好色,士族的放荡不羁,当成是鲁莽任性,他们都忘记乌衣巷三千才子,忘记了上品无寒士,下品无士族,在陛下提拔寒门子弟时,他们退让了,今日哀家挽救不得士族。”

“在此处见到萧氏你,哀家觉得很是意外,哀家没想到兰陵萧氏的嫡女竟然在哀家清修的道观前跪地恳求,萧氏阿菀,哀家早已说过不再过问朝中大事,一切全部托给当今陛下,你找寻哀家无用。”

小姑娘抬眼看了剑拔弩张的父母,又看了看在李卓远旁边的新娘子,她有一副最为悦耳的嗓音,甜而不腻,清脆宛如莺啼:“敢问父亲今日是要迎娶寒门之女为妻?”

小姑娘认真的说道,眉眼间隐隐可见她亦是一名美人坯子,随着老妪进了道观,小姑娘虽说有好奇,但举手投足间目不斜视,迈步不大不小,仿佛是经过丈量一般步伐的距离,她脚上穿的木屐踩在青石路面上,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腰间挂着的环佩同样没有任何相碰的动静,老妪瞄了小姑娘一眼,站在漆木的门口,回禀:

没有血色干裂的唇瓣,苍白的面色,紧紧黏在额头上湿润的碎发,都足以证明她在烈日下跪了许久,她身体摇摇欲坠像是支撑不了多久,但那双仿佛抬不起的眸子,却黑得深沉。

唐霓不难嫁人,父兄虽然是寒门,但在当今一力扶持寒门的意图下,其父兄皆为寒门才子的佼佼者,况且她在淮河水患之时,用妙法救下了几万百姓,在大夏帝国名声显赫,有着不弱于士族贵女的才德名声,再加上她有倾国倾城之容貌,更是压得士族小姐喘不过气。

“祁阳侯,我今日来不是喝茶,亦不是胡闹,你把这个收下,我马上便离开。”

萧氏抿着嘴唇,“遂臣妇想着带走琳儿,求太后娘娘成全。”

李卓远像是被人剥了面皮放到光天化日之下暴晒,“孽障不敬其父,祁阳侯李家没你这等不孝女,明日我开祠堂,在族谱上将你名字划去。”

祁阳侯曾被称为京城第一美男子,二十有五,褪去少年的青涩,越发显得眸若朗星,暗红色宽袖袍服衬得他俊秀儒雅,宾客大多将目光落在他身上,女子会有羞涩痴迷之态,祁阳侯从花轿里牵出今日的新娘子,寒门才女唐霓,在摆好的喜堂前,准备叩拜天地父母··

萧菀平淡的说道:“琳儿。”

李卓远在女儿清澈的眸子下寻不到往日的孺幕,同萧菀相似的眸子此时冷得如同寒潭,李卓远道:“是。”

ps小醉求收藏,求推荐票,小醉很忐忑,需要大家的支持,时代架空,类似于南北朝末年,隋唐初期,寒门兴起,士族最后的挽歌。有铁血征战,有纸醉金迷,有红袖天香,有游侠名士,同样有狗血有天雷,故事欢乐向,小醉会努力写得更好些。

当年萧菀同祁阳侯李卓远渭水湖畔定情,闹出了极大的动静,十里红妆,盛世婚礼铸就了他们这桩姻缘。

李卓远脸一阵红,一阵白,哀痛:“萧菀你就不为琳儿着想?”

“太后娘娘,萧夫人到。”

“借口而已,是王家逼你的?你没事去镜湖做什么?我看不起你。”

“只是可怜了其女,娘娘,她···”

李卓远回身凝望盛装打扮的萧菀,深邃的眸子似有千言万语,不舍,愧疚,无奈等等情绪,“阿菀。”




冠盖路好看吗  冠盖路txt夜惠美  冠盖路夜惠美笔趣阁  冠盖路夜惠美  冠盖路txt下载  冠盖路小说  冠盖路txt百度网盘  冠盖路txt  冠盖路夜惠美全文免费阅读  冠盖路  


  • 事去镜&看不起

    “借口而已,是王家逼你的?你没事去镜湖做什么?我看不起你。”

    2021-10-12 10:34:22详情点赞(0)回复(0)
  • 没有掀&。

    唐霓身子一震,手攥住了喜帕,仿佛迟疑了一会,最终没有掀开喜帕。

    2021-10-13 07:55:35详情点赞(0)回复(0)
  • &,“阿

    李卓远回身凝望盛装打扮的萧菀,深邃的眸子似有千言万语,不舍,愧疚,无奈等等情绪,“阿菀。”

    2021-10-13 09:51:53详情点赞(0)回复(0)
  • 活着被&言死在

    萧菀冷傲的说道,“也是我看错了人,念在这些年你对我不错的份上,我给你选择,是想活着被我休了,还是应下誓言死在我剑下?”

    2021-10-12 10:21:08详情点赞(0)回复(0)
  • “噗。&水,萧

    “噗。”李卓远脸上满是茶水,萧菀甩出的茶盏砸在他下颚,留下一道青痕,茶水沿着他俊逸的脸下滑,湿了喜服,“萧菀。”

    2021-10-13 05:00:42详情点赞(0)回复(0)
  • &甚。”

    “萧菀。”李卓远匆匆看了一眼,脸色瞬间变得很是难看,撕了手中的书简,“你辱我太甚。”

    2021-10-14 04:08: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前,李

    萧菀取出一张纸,食指中指将纸张弹到李卓远面前,李卓远很熟练的接下,当年渭水湖畔他便接下了,今日又怎么会借接不到?

    2021-10-13 02:05:4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