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玫瑰精和她的蔷薇男友

玫瑰精和她的蔷薇男友

玫瑰精和她的蔷薇男友

更新时间:2021-10-30 09:05:21
小编评语: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老白,你要老公不要”一大早接到个电话,电话那头居然问她要不要老公?开玩笑,她一个坐拥十亿资产集团的女总裁会找不到老公吗?“你送人过来好歹让人家洗个澡打扮一下吧?你看他脏的,不知道我有洁癖吗?”某女总裁在线暴躁吐槽给她送老公的人这时一个眼睛大大的少年保住她的大腿,可怜兮兮的说:“姐姐,让我留下吧”“我跟你说真的呢,不是逗你玩,你要老公不要?我这就给你送过去。”。

精彩节选:

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老白,你要老公不要?”

一大清早就从手机里传来这样一句问候,白瑰也很无奈,只能说,交友不慎啊。

“我跟你说真的呢,不是逗你玩,你要老公不要?我这就给你送过去。”

这种事情她是怎么说出口的?白瑰不得不佩服这位已经认识了十年的好姐们的脑子。

“温羽弦,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堂堂V氏集团总裁,会找不到老公吗?需要你给我送?”

可能是昨晚睡的太晚,导致了白瑰没有心情和温羽弦拌嘴,说完这番话后就直接挂了。

温羽弦见没得逞,又发了微信过来。

“这个可俊了,你看了一定喜欢,你看人的眼光不咋滴,白老爷子给你找的又都是联姻对象,都没有我这个好,可以搞搞养成喔,想要什么样的就往那方面培养,多好!”

白瑰在洗手间洗漱,看见这条消息就想爆锤温羽弦一顿,正在刷牙不方便打字就语音回:“好个……”屁

最后一个字没说出来手机就掉了,因为她手上有水,拿的又不是很稳,一个搁愣就摔地上了。

新买的手机就碎了,白瑰淡淡吐出一个字:“靠”

温羽弦那边收到的消息就是一句:“好的”

她都震惊了,平日素来严肃正经的白瑰居然会同意她带个男人去她家!简直是奇事,可以载入世界十大未解之谜了。

兴奋的在原地蹦了好几下后才想起来办正事。

一个小时后。

白瑰住的别墅里。

白瑰整个人都笼罩在低气压罩里坐在沙发里,看着客厅里站着一大一小的俩人。

再准确一点的话就是一个年轻美女带着一个十几岁的小毛孩站在她面前,好不违和。

白瑰无奈捂脸:“我那个时候手机没拿稳,手机摔碎了,所以你听错了,我说的是……”

不经意间瞄见了小男孩一眼,白瑰后面那句好个屁就没说,怕孩子听了心里会失落。

白瑰举起刚才被她摔得粉碎的手机,温羽弦还以为白瑰要碰瓷让她赔钱,这她可不干,连忙摆手:“诶,这不能怪我,你自己没拿稳的,我是不会赔的,真要赔的话……”

温羽弦故作神秘的停顿一下,然后退了一步把身边的小男孩往白瑰面前推了推:“这个赔你,要钱没有,要人倒是有一个。”

“你想让我进去就直说!”白瑰站了起来,看架势是要和温羽弦干一架了。

温羽弦从一进来就和门口保持最近距离,为的就是怕白瑰突然暴起伤了自己。

见白瑰要打人了,温羽弦“呲溜”一下就跑了出去。

“把这个小破孩带走啊”白瑰在后面喊道,大门那边传来温羽弦的声音:“留给你啦!”

“混蛋”

白瑰是一个人住的别墅,所以偌大的房子里只有白瑰和那个十几岁的少年对视。

白瑰用不耐烦的语气说了一句:“出去。”

“我去哪?”

“随便你,哪来的就回哪去。”

“我不知道该去哪,是那个姐姐说会把我送一个好人家,以后就不会挨饿受冻了,我才来的。”

这么说,这少年是个孤儿?

白瑰仔细打量了下这个少年,瘦的跟麻杆子差不多,皮肤也是黑黑的,五官还算端正,但不在白瑰能接受的五官内。

这温羽弦也真是的,把人送来起码给打扮一下吧?就这样“原汁原味”的真的好吗?

不知道是不是衣服太破了,白瑰总觉得少年浑身脏兮兮的看着就让人难受。

白瑰摆了摆手一脸嫌弃道:“你先去洗个澡吧,你太脏了。”

少年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衣服,确实是挺脏的,不安的搓着自己的衣服:“我没有衣服可以换……”

白瑰无奈扶额,对少年招了招手:“跟我来吧。”

白瑰带着少年上了楼,推开一扇房门,里面有制作衣服的各种工具,显然这是一间手工室。

白瑰让少年站好,自己则拿出卷尺测量少年的身高、腰围和肩距,量完后就拿出一块布料放在工作台裁剪合适尺寸。

“你先去洗澡,一会儿我把衣服给你送过去。”

少年没有反应,白瑰回头看了一眼:“怎么了?”

“我……我不知道浴室在哪。”少年说完显得十分龃龉。

白瑰叹了口气:“浴室就在隔壁,等洗完我就带你去警察局。”

“哦,好,谢谢姐姐”少年的笑很温暖。

过得这么不容易,居然还能有这么阳光的笑容?

白瑰在心里想,也许是她活得太久,已经不记得还有没有良善的人类了。这个少年应该勉强算一个吧?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姜秣霖,姐姐叫什么?”少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白瑰。

白瑰比少年高一个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只淡淡的说了两个字:“白瑰”

白瑰。

这两个字在姜秣霖的心头回荡,久久不能平息。

温热的水淋到身上,蒸汽让姜秣霖整个人感到放松,洗的差不多了,姜秣霖就关闭了花洒。

正在用一块毛巾把自己擦干的时候,放在洗手台的手机亮了起来,上面显示着一条信息:“情况怎么样了?她答应让你留下了吗?”

姜秣霖回:“还没有,她说要送我去警察局”

对面很快发来消息:“你想个办法留在白瑰家里,要时刻保持对白瑰的监视,一旦她有什么行为异常立刻通知我们。”

姜秣霖回:“好的,我尽量。”

这时浴室门外传来白瑰的清冷声音:“衣服给你放门口了,自己出来拿,穿好衣服就下楼来。”

“哦,好,马上来。”姜秣霖答应着,边擦干自己的身体边藏手机,这手机是诺基亚的,不能上网,只能用于通信发短信。

五分钟后,姜秣霖准时出现在一楼,白瑰正在接电话,示意姜秣霖等她一下。

在等待期间,姜秣霖不住打量着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合身且修身。

就是简单的黑白配,白色的体恤上衣,黑色的运动裤,还贴心的准备了内裤。

即使是这样,姜秣霖也依然爱不释手,他摸着衣服的面料,感觉应该是蚕丝的。

姜秣霖欣喜若狂,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送东西给他,不仅送还是亲手做的,像送衣服这种有特别意义的东西,很难不让人心动。

待他带起头看向白瑰时,才发现白瑰早已不知何时已经打完电话了,正坐在沙发上歪着头看着自己。

姜秣霖感到脸颊一阵发烫,用手摸了一下,好似发烧了一样。

没想到这小破孩洗干净了倒是也蛮好看的,勉强可以入眼,果然,还是白色最好看。

白瑰站起来向姜秣霖走来,姜秣霖内心忐忑不安,他心里想的是:“怎么办?该怎么做才能白瑰答应让他留在这里呢?”

“你”白瑰才刚说了一个字,姜秣霖就开口了:“姐姐,能不能让我留在你家?我什么都会的,会做饭,会洗衣服,还会打扫房子,你看你房子这么大,一个人打扫很麻烦吧?你看我怎么样?让我留下吧,包吃包住就行,可以吗?”

白瑰双手抱胸,一脸冷淡的看着姜秣霖,看着白瑰冷淡的脸色,姜秣霖越发觉得留在这个家里无望了。

“你可能不太清楚我是谁?”

姜秣霖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回答:“啊?”

“但我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待在我身边没有任何好处。”

“怎么会,姐姐是个好人,不然,怎么会给我做衣服还让我借用浴室洗澡呢。”

姜秣霖反驳白瑰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听着白瑰贬低自己的话就浑身不舒服。

明明就是个心细如发的漂亮姐姐,也很温柔,偏偏要装成一个冷漠无情的人,姜秣霖觉得,可能是白瑰经历了什么他难以想象的苦难,才会变成这样的。

一想到白瑰这么好的人可能遭受过非人的磨难,姜秣霖的心就有点疼,可是,今天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啊,怎么会这样?

白瑰冷笑一声:“只是给你做了身衣服,让你洗了个澡,你就觉得我是个好人?你也太单纯了吧。”

“好人不长命”白瑰又补充了一句:“我从来不吃饭,我的衣服从不让别人洗,这房子也不需要人打扫卫生,你可以走了。”

“你不是说要送我的吗?”

白瑰的别墅在郊外,离市区有十多公里,温羽弦带他来时可没说失败了也会带他走。

他可不想徒步走回去,只要还跟白瑰在一起,就还有留下的机会。

白瑰没有多想,她刚才接了个电话,说有个紧急事件要她去处理,所以白瑰这会儿没空送姜秣霖去警察局。

白瑰穿了一身复古长裙,黑色的腰带和百褶很好的勾勒出她的腰线,纤细又婀娜。

“我现在有急事要办,没空送你,你要是愿意就在这等吧,等我回来就送你走。”

白瑰说完就走路带风的出门了,从车库开着蓝色超跑扬长而去,姜秣霖在后边看得目瞪口呆。

他倒是知道白瑰是干什么的,所以白瑰很有钱是很正常的事。

白瑰名下有个V氏集团,表面上是做自媒体,私下是帮人抓鬼的。

所以V氏旗下的艺人多是抓鬼师之类的异人,视频内容也以鬼怪为题材,十分受欢迎。

截止目前,V氏市值已经达到十个亿了。

知道白瑰有钱,但没想到她这么有钱,别墅是明亮弗洛明哥风格,共三层。

从上往下依次是健身房,烘焙房,画室,书房,电竞室和刚才的手工房,白瑰的房间是最大的,还有单独放衣服的超大衣柜。

姜秣霖观光了一圈下来,肚子就有些饿了,走到厨房一看,只能感慨道:“好大。”

豪华厨房,顶楼游泳池,还有一个种满白玫瑰的后花园,放眼过去一片洁白,这奢侈的生活令人瞠目。

白瑰开着超跑很快就到了市中心的一家游乐场,打电话给白瑰的是非自然事件研究所。

非自然事件顾名思义就是灵异事件,非自然事件研究所就是专门研究灵异事件的部门。

这个部门很冷,基本没什么人知道他的存在,但受中央直管。

只有一些像白瑰这样有能制服鬼怪的能力的人才会被招到非自然事件研究所。

而白瑰是非自然事件研究所的特邀员,不为什么,就因为白瑰能力强大,却不加入非自然事件研究所。

研究所觉得消灭白瑰吧,太浪费了。

白瑰也不想一直被追杀,虽然没人可以伤到她,但是一直被苍蝇骚扰也会是一件很烦躁的事,于是双方各退一步,签订了条约。

白瑰当研究所的特邀员,只要有强大到研究所解决不了的妖魔鬼怪就会打电话让白瑰出手。

当然,这是收费的,白瑰定的费用在他们接受范围内又在合理范围外,让研究所对她是又爱又恨。

这次不知道出现了什么东西,居然会选择叫她过来。

“你来了”

出来接待她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扎着丸子头,圆脸戴着方眼镜。

“嗯”白瑰的回答还是那么冷淡:“这里现在什么情况?”

“这是家新开的游乐场,龙华集团的,不用我多说了吧?”

白瑰会心一笑,龙华集团最出名的就是开在世界各地的特色鬼屋了,据说有好几家游乐场的鬼屋都传出鬼屋里有真鬼的传说。

“有人受伤了?”

“这倒没有,就是有个老朋友要见你,他说要见到你才肯离开,不然,他还要继续在鬼屋吓人,已经有好几个人被吓出心脏病来的了,我们没办法,只好叫你来了。”

“知道了,鬼屋在哪?”

“这边,我带你去,跟我来。”

白瑰跟着丸子女士走了,她对记住人名这件事不感兴趣,就没问人家叫什么,而且,丸子女士也挺好记的。

到了地方一看,白瑰直呼好家伙,这鬼气冲天的,鬼屋上方的天空都被黑雾掩盖了。

“你们之前就没发现异常么?这鬼气,少说能引来几十个小鬼了。”

丸子女士尴尬一笑,这……总不能说是他们失察吧,就随便扯了个借口:“他掩藏的很好,这鬼气是在吓晕好几个人之后才扩散的,之前我们确实没有发现。”

白瑰也不拆穿,径直走到鬼屋门前,对着里面打了个响指:“里面的鬼听着,不想灰飞烟灭就滚出来”

言辞粗暴而朴实无华,里面很快就有了动静,只见一团黑气在鬼屋门口徘徊。

随后冒出红光两点,然后是一条长长的疤,准确点来说是眼睛和嘴巴,只不过是不是人就另当两论了。

看到白瑰,那团黑雾随即开始剧烈变化,逐渐变化成人形,随着越来越清晰的脸,白瑰认出了他。

确实是老朋友了。

不过,可别想白瑰会对这只鬼手下留情,在她眼里,从来都没有原谅一说。

这个鬼生前名叫苍岚,是情报调查科安插在她身边的眼线,知道真相以后,白瑰再也没见他一面。

而苍岚因为在白瑰身边卧底三年早就动心了,在上级通知他抓捕白瑰的时候,他的内心是痛苦的。

但是最后还是对白瑰下手了,白瑰再不见他之后,苍岚日渐消沉,最后以跳楼自杀来威胁白瑰回应他的爱。

白瑰的倔脾气让她从不对强权低头,即使是这种别人拿性命要挟她的事,她也不会动容,毕竟连当事人都不在乎的生命,她在乎有什么用。

最后苍岚久久等不来白瑰,竟然真的跳了,虽然楼下早已经布置好了安全气垫,但是中途有扇窗户没关闭。

苍岚下坠的过程中头部撞到了窗户,等落地时,脑浆都出来了。

好巧不巧的苍岚跳楼的大厦被龙华集团收购了重建成了游乐场。

而这个鬼屋就是当初苍岚坠楼的地点,他的灵魂也因执念太深,无法入地府轮回,而在人世间徘徊。

“白瑰,你终于肯来见我了,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这事情已经过去七年了,要说影响,白瑰怕是早就忘了苍岚这个人了。

“不好意思,我说句不好听的,你就是个窝囊废。”

苍岚听了先是微微一愣,随后是释然的苦笑:“是啊,我就是个窝囊废,我连我心爱之人都保护不了……”

“不,我不是指这个,我指的是你的行为,明明是你有错在先,为什么要装作一副是被我抛弃了的样子?最后居然还跳了楼,真不知道你脑子在想些什么。”

“你…白瑰,难道我在哪心里半分地位也没有吗?那么长时间的相处,你对我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白瑰像平时跟人对话一样,语气冷淡至极:“没有,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情,你可以跟我说明白,没必要让我猜,我没那个兴趣。”

“你没兴趣?呵呵,多么可笑的话,你说这话否定了我这七年来对你的不舍与留恋你知不知道”

苍岚的表情开始变得狰狞,但在白瑰眼里起不了一丝波澜。

“你该好好控制一下你的脾气了,指责别人之前先想想自己是否有不妥之处。”

“额呵呵呵呵呵呵”苍岚笑得凄凉,他看着白瑰,这个凉薄的女人自始自终都没对他动过心,原来这七年都是他一厢情愿的自作多情。

呵,多么可笑的笑话。

苍岚身上的鬼气开始变得浓重起来,白瑰的表情依旧是波澜不惊,因为苍岚爆发出来的最强气息还没有她实力的十分之一。

“既然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那今天你我就做个了断吧,白瑰,你没有心!”

没有心?呵,她可是只妖。

妖,本来就没有心。

苍岚蓄了最强一击朝白瑰袭来,白瑰在心里冷笑:“找死”

白瑰只是轻轻抬手,掌心释放出一道白光将苍岚照在其中,苍岚来势汹汹的一击就被停在了半空。

因为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战斗的,所以苍岚也不管现在外面是不是白天。

要知道现在是正午,苍岚没做任何保护措施就从黑暗的鬼屋里到了乾坤朗朗的阳光之下。

他的鬼气正在被白瑰一丝一丝的抽离,加上阳光的暴晒,苍岚简直必死无疑。

鬼魂形态再死一次的话,那可就是灰飞烟灭了。

因为鬼气的消失,苍岚的眼睛也恢复了清明,他看着白瑰的眼睛,希冀着白瑰能放他一马,但是白瑰没有。

至到苍岚的身体变得透明,白瑰也没停手,苍岚的鬼气被白瑰彻底吸收干净后,这世界再也没有一个叫苍岚的鬼了。

见事情解决,白瑰打了个招呼就准备离开了,这时丸子女士又出现了,她咬牙切齿的表情足以表现她的不满。

白瑰才懒得管这些人类的感受,她只要做好她该做的事就好了。

丸子女士显然对苍岚的遭遇是同情的,而对白瑰的做法表示理解不能。

“你为什么不放他一马?你们异人不都讲究天道轮回吗?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他作恶了,而且,丸子女士,恶鬼是无法被度化的。”

“可是他没害死过人,而且他刚才明明已经恢复成正常鬼魂了,你为什么不停手?还有,我不叫丸子女士,我的名字叫徐馨然。”

“所以呢?你刚才不是还说有人被吓出心脏病来了吗?怎么这会又心疼起鬼来了?”

丸子女士不说话了,低头思索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白瑰冲着徐馨然的背影喊道:“记得打钱”

“知道了”徐馨然的声音没好气的说,后背也仿佛在那瞬间就冒出一股怒气。

白瑰边走边想,也不知道家里那个小破孩现在怎么了,要是他还没走,就送他走好了,要是自己离开了,那自己就更省事了。

回到自己的车上,白瑰往自己手心看了一眼,此刻正有一个米粒大小的白点在她掌心里,貌似还有自己的意识。

自言自语了一句:“这是最后一次,去地府入轮回吧”

白光在白瑰手里转了几圈,见白瑰无动于衷,白光就逐渐消失在白瑰眼前了。

白瑰开车返回家中。

此时正在别墅里被猫撵的嗷嗷叫的姜秣霖无语问苍天。

十五分钟前。

姜秣霖在厨房寻找食物无果后,就到了后花园,他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为什么白瑰的冰箱里都是矿泉水。

一点可以吃的东西都没有,他知道未经主人允许就私自动用他人的东西是不对的,可他已经饿了好几天了。

温羽弦也没给他饭吃,他是饿着肚子来的。

姜秣霖觉得他再不吃点什么垫垫肚子,就要饿死在这里了。

姜秣霖呆坐在后花园的凉亭里看着与碧天草色连接的白色玫瑰,心里突然冒出来个想法。

不知道这花能不能吃?

在名为生存的欲望趋势下,姜秣霖来到了一丛玫瑰面前,花开的娇艳欲滴。

凑近了还有股沁人的芬芳钻进姜秣霖的口鼻之中,就在他伸手去摘花瓣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只黑猫。

黑猫扑到姜秣霖身上对着他的脸就来了一爪子,利爪划破皮肤是刺痛的,姜秣霖惊呼一声:“啊”

姜秣霖的脚步往后倒腾了几步,依旧没能站稳就仰面倒了下去,黑猫趁势而上,连着挠了姜秣霖的脸好几下。

“挠死你这个盗花贼,趁主人不在就来偷花,谁给你的胆子”

听到黑猫口吐人言,姜秣霖的世界在这一刻崩塌了,崩的连渣渣都不剩。

谁能告诉他这只明明在喵喵叫的家伙,听在他耳朵里就变成了人言?

“妖怪啊!!!”

姜秣霖一脸惊恐,他可是唯物主义者,从不信鬼神的,更不相信妖怪的传说,但现在…他可能要信了。

因接受不能或者受到了极大惊吓,姜秣霖直接就晕了过去。

黑猫见状连忙从姜秣霖身上下来,绕着姜秣霖的身体转了好几个圈,边转圈还边用尾巴戳他:“诶,你别装死啊,本猫就挠了你几下,起来,起来,赶紧起来。”






相关资讯
更多>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