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甜宠 >

穿越后,我被竹马拖累成了皇后

穿越后,我被竹马拖累成了皇后

穿越后,我被竹马拖累成了皇后

更新时间:2021-11-01 15:17:29
小编评语: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顾静瑶很倒霉,遇到车祸穿越,成了武安侯府的四小姐上官静。穿越也就算了,穿成个傻子算怎么回事啊?!更加倒霉的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呢,她已经被自己无良的父母“嫁”进了淮阳王府,夫君是淮阳王有名的呆儿子。傻子配呆子,天设地造的一对儿。新婚第一天,萧景珩发现,媳妇儿不傻啊!而上官静则发现,这个小相公,分明机灵得很啊……她病得很重,浑身烧得滚烫。她的床边坐着的那个美如天仙的女人,正在对着她哀哭,看起来十分伤心的模样。但四下无人之时,顾静瑶清楚地听到了她在低声叹息:“若是就此去了,也省了我的心。”。

精彩节选:

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

顾静瑶从穿越过来的第一天就知道,自己不受宠。

她病得很重,浑身烧得滚烫。她的床边坐着的那个美如天仙的女人,正在对着她哀哭,看起来十分伤心的模样。但四下无人之时,顾静瑶清楚地听到了她在低声叹息:“若是就此去了,也省了我的心。”

这可是亲妈啊!也难怪原主没挺过去。小小年纪,就被亲妈这样盼着早死,是真够可怜的。

但顾静瑶并不想死,她倒霉遇到车祸,好不容易能重活一回,她很珍惜自己能够重新呼吸的机会。无论处境多艰难,她还是觉得活着比死了强。

不能死!顾静瑶闭上眼,咬牙忍过一阵剧烈的头疼,这时她模模糊糊地听到床边似乎有人在哭求:“夫人,再另外请个大夫来给四小姐瞧瞧吧,这么烧下去怕是要不好。”

“陈嬷嬷,你起来吧。”美丽的母亲微微合上眼,眼角的泪珠落下,伤心欲绝的模样:“我明白你的心,我也希望静儿能快些好起来。但大夫也来过了,药也灌下去了,还是毫无起色。我想,这就是命吧。我可怜的女儿,她还真么小……”

卧槽!躺在床上病到动不了的顾静瑶顿时震惊了。她特么还喘气儿呢!亲妈怎么都哭上丧了!什么情况!这么见不得她好吗?

“夫人,夫人!”床边发出咚咚咚接连不断的响声,像是有人在使劲叩头,顾静瑶听到陈嬷嬷哭了起来:“老奴求求您了!能不能请侯爷从太医院请个太医过来。大小姐上个月染风寒时,请的那位太医医术就很是高明,能不能再将他请来,给四小姐看看。”

“无用,终是无用……”顾静瑶听到母亲哀切地低语:“静儿啊,这都是命,你的命苦,娘的命也苦……”

她不去搭理在床畔哀求的陈嬷嬷,又对着躺在床上的顾静瑶哭了一阵子,接着就带着侍女离开了。她走的时候,顾静瑶努力转头往门的方向去看,却只看见她窈窕的背影,陈嬷嬷跪爬在她身后,努力想要抓住她裙摆上的轻纱。

但她没有回头,一次都没有……

幸好陈嬷嬷没有放弃。夫人走了,她很快地爬起来,她连眼泪都来不及擦,就急匆匆地端起了沉重的木盆放在床边,接着扒开了顾静瑶的衣服,开始一遍又一遍的用凉水给顾静瑶擦身。

很好!顾静瑶昏过去前默默地想,高烧状态下物理降温还是很有用的,陈嬷嬷这样努力,她也得努力些挺过去呀……

顾静瑶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星斗漫天了。一穿越来就忍受重病折磨,这让她觉得筋疲力尽。不仅是身体难受,还有精神上的疲惫。

现在的她叫做上官静,是武安侯府四小姐,是武安侯夫妻最小的女儿,也是爹娘的耻辱。原主那个可怜的小姑娘,其实已经如了她亲妈的愿,永远的闭上了眼,才不满九岁而已,真是可怜………

上官静的父亲上官逸,是大周朝著名的玉面武将,战功赫赫,长相英俊,而她的母亲,也是名满京城的美人儿,夫妻俩成亲后感情极佳,长子上官沐风,长女上官鸾,似乎聚集了父母全部优质基因,才貌双全,是爹娘的骄傲。

而上官静,则像是老天爷特意送来给上官逸夫妻添堵的包袱一样,一生下来就是个傻子,一直到五六岁,还是话都说不利索,一着急就只会哭闹。

上官逸夫妻俩一开始还有耐心细心照拂这个天生有缺陷的幼女,但时间久了,请了无数大夫,灌了无数汤药,太医院的医官都已经看遍,孩子的情况还是没有起色,渐渐的,两人失去了耐心,一看到小女儿就只觉得心烦,因此逐渐开始避而不见。

更糟糕的是,因为这个有缺陷的孩子,原本鹣鲽情深的上官逸夫妻,开始渐渐出现裂痕,上官逸责怪妻子在怀孕时不够小心,让孩子有了缺陷,而一向娇宠的武安侯夫人自然受不了丈夫莫须有的指责,两人开始频繁争吵。

就在上官静五岁那一年,一向专宠正妻的武安侯公开娶了小妾,心高气傲的武安侯夫人又愤怒又委屈,她表面上敌视新进门的小妾,责怪不忠的丈夫。

但实际上,在武安侯夫人心里的角落,她最大的怨念就是让她与丈夫产生裂痕的“耻辱”上官静。她总是在想,若是没有这个小女儿,若是当初她胎相不稳的时候,任由孩子流产,是不是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上官静就像是武安侯夫人心头的一根刺,扎得她心头见血,却无法拔除。因为这孩子,是她亲生的啊!武安侯夫人的确没想过亲手除掉上官静,但她也是真的不想要看到小女儿,因此在她的刻意忽视之下,上官静活得像是这府里的隐形人。

她虽然是出身高贵的嫡女,但却像是根孤独的野草,在上官侯府的角落里长大,只有从小照顾她长大的奶嬷嬷,还愿意留在她身边照顾她。

但她活着,对于武安侯夫人来说,这根刺就永远存在,所以可怜的原主就是在这一场重病中,在亲娘刻意的放任之下,无助的死去,死的时候离九岁生日还差几日。

虽然新身份让人崩溃,但上官静觉得,能重活一次也不错。至少她这个不受关注的小可怜衣食无忧,生活还算自由自在,而且还有个细心温柔的奶嬷嬷,挺好的,一切向前看,她觉得老天既然让她重活一次,不至于就是为了让她受罪倒霉。

她从昏迷中醒来的那一刻,甚至还幸灾乐祸的想过,也不知道武定侯夫人发现她挺过来了,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大概挺复杂的吧……

屋子里很安静,陈嬷嬷似乎累极了,半趴在床上睡了过去,手里还捏着半湿的帕子。

上官静翻了个身,动静不大,但陈嬷嬷立刻惊醒了,她猛地抬头,累到模糊的双眼刚好对上了上官静亮晶晶的眼睛。

“小姐终于醒了,这下可好了!”陈嬷嬷高兴极了,露出了放松的笑容:“可吓死老奴了。饿了吧?小姐耐心等片刻,老奴给你弄些吃的。”

上官静没什么胃口吃东西。她的注意力全都被陈嬷嬷头上那一大块乌青给吸引住了。这是磕头磕出来的吧?

她努力向陈嬷嬷的额头伸出了手,摸了摸她额头上的伤。陈嬷嬷浑然不在意地笑起来:“不疼,磕碰而已。就像小姐上次磕到了腿,不是也没哭吗?磕碰了,都会变颜色,过些日子就好了,小姐别害怕。”

陈嬷嬷的话,说得又慢又清晰。上官静知道,她这是为了迁就智力有缺陷的原主。人人都觉得原主是个无药可救的傻子,只有陈嬷嬷一直不肯放弃,还在执着地教她说话、认人,认物。

上官静并不想要吓到这个善良的老嬷嬷,所以她并没有多话,而只是学着原主的样子,唤了一声嬷嬷而已。

陈嬷嬷听到上官静开口,倒是很开心:“小姐今日口齿真清晰,看来这病了一场,也能开些窍呢!过些日子兴许更好些。唉!小姐若是能一日好过一日,那老奴的日子才有奔头呢!”

陈嬷嬷高兴,这让上官静的心情也不错。她觉得重病开窍应该算是不错的借口。她甚至都计划好了,用一段时间,慢慢“恢复”成一个正常的小孩。

虽然她对常年忽视她的父母没有什么期待,对于培养和父母的感情也没有任何兴趣。但是当个正常小孩,至少不会有人一直盼着她死。

然而有时候,老天爷就是来落井下石的。上官静病愈后一个月后的清晨,她还没起床时,她的房门就被推开了,突然进来一大群人,闹哄哄的开始给她梳妆打扮,套上了大红色的嫁衣。

原主傻,现在的上官静可不傻,她一看就明白了,她爹娘,这是把她给嫁出去了啊!嫁之前都没人通知她一声的吗??

最重要的是!她特喵的才九岁!!九岁啊!!!!这就是童婚,犯罪的啊!想也知道,想娶九岁小姑娘的男人,必定不是什么好鸟。

有没有这样无良的爹妈!这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啊!这还算是亲生的嘛!

“这是在干什么!”与上官静同样吃惊的,还有陈嬷嬷,她张开双臂将上官静护在身后,一脸惊慌的转头去看人群中一位打扮得体的中年妇人:“是侯爷和夫人想要见四小姐吗?小姐才刚起,老奴帮小姐收拾打扮了,领她过去给侯爷和夫人请安。这衣裳小姐穿不合适,正红色太艳,小姑娘家压不住色。”

“陈嬷嬷这话说得真有意思。”中年妇人笑了:“新娘子哪能压不住正红呢?今儿是小姐大喜的日子,你赶快让开,别耽搁了时辰。”

“什么?”虽然陈嬷嬷看到这个架势,就已经猜到了,但中年妇人亲口说出的话,还是让她心里咯噔一下。

她赶忙转身直接将上官静搂在怀里,急赤白脸地嚷道:“你胡说!四小姐几日前才过九岁生辰,还是个孩子呢!哪有这个年岁就嫁人的!真是反了天了!你们这是要欺主犯上!别觉得你是夫人的陪房,就没人能辖制你。我们去见侯爷和夫人,我就不信,侯爷能容你如此放肆。”

“陈嬷嬷,”中年妇人露出了笑容,但那笑容可远远称不上友好:“你可别糊涂,四小姐的亲事,可是侯爷亲自订下的,小姐可是要嫁去淮阳王府的!连夫人都说,这是门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亲事呢!赶快让开,时间不早了,小姐还未上妆,若是耽搁了,这责任谁也担不起。淮阳王可不是好相与的。”

“淮阳王府?”陈嬷嬷一愣,但她并没有松手,反而更努力地将上官静搂在怀里:“那也不成!便是嫁给淮阳王世子也不成!小姐今年才九岁,离及笄还远着呢!大小姐、二小姐和三小姐都未议亲,怎地就轮到我们四小姐了!这是什么道理!”

看到陈嬷嬷如此不合作,中年妇人干脆也不再废话,她将脸一沉,直接吩咐道:“将陈嬷嬷给我拉开!这是哪来的规矩,小姐要成亲,老嬷嬷拦在前面不让出门,养了小姐几日,难不成就忘了自己的身份。一个奴婢而已,还真当自己是四小姐的长辈了。”

跟在中年妇人身旁的丫鬟们一边答应着,一边上来拉拽陈嬷嬷,上官静见状连忙紧紧抱住了陈嬷嬷的腰,但她毕竟还小,又是大病初愈,小胳膊小腿的真没有太多力气,丫鬟们轻轻松松地就将她从陈嬷嬷身上拽了下来,一把按在了椅子上。

“小姐!放开我们小姐!”陈嬷嬷努力挣扎,想要回头去找上官静,但站在她身后的丫鬟毫不客气地朝着她的膝盖就是一脚。陈嬷嬷腿一软,摔倒在地,立刻被一群人按在了地上,连头都抬不起来。

但饶是如此,陈嬷嬷还在努力挣扎呼喊:“小姐!四小姐,我的小姐!不许动我的小姐!”

“放开嬷嬷!”上官静从椅子上跳下来,朝陈嬷嬷跑去,但她很快就发现,她越是不听话,陈嬷嬷就会越受罪。虽然她是万人嫌的傻小姐,但这些人无论如何都不管公然打骂她这个主子,因此只能将对她的惩罚,转嫁到陈嬷嬷身上。

上官静只要不肯按他们所说,老老实实坐着上妆,等待陈嬷嬷的,就是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

因此上官静没有继续挣扎,因为她清楚。她再反抗挣扎也是没有用的。她擦掉眼泪,闭着嘴一声不吭,任由人们像是打扮大娃娃一样给她穿戴上妆,乖巧得不可思议。但上官静也没有打算轻易认命,她偷偷地将奶嬷嬷做针线的剪子藏在了怀里。

她的爹娘不知道是没脸见她还是不想见她,一直都没有出现,她的同胞兄姐也没有出现,反倒是二叔母带着她的堂姐出现了。二叔母看起来喜气洋洋的模样,不住嘴的夸奖她今天乖巧。

而上官静那个十三四岁的堂姐上官鸳,则一脸忧虑的望着她。





穿越后我被竹马拖累成了皇后起点  穿越后我被竹马拖累成了皇后免费阅读  


  • &咯噔一

    “什么?”虽然陈嬷嬷看到这个架势,就已经猜到了,但中年妇人亲口说出的话,还是让她心里咯噔一下。

    2021-11-07 02:16:12详情点赞(0)回复(0)
  • 压不住&了时辰

    “陈嬷嬷这话说得真有意思。”中年妇人笑了:“新娘子哪能压不住正红呢?今儿是小姐大喜的日子,你赶快让开,别耽搁了时辰。”

    2021-11-07 10:06:19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吓死&老奴了

    “小姐终于醒了,这下可好了!”陈嬷嬷高兴极了,露出了放松的笑容:“可吓死老奴了。饿了吧?小姐耐心等片刻,老奴给你弄些吃的。”

    2021-11-06 03:43:39详情点赞(0)回复(0)
  • 意力全&大块乌

    上官静没什么胃口吃东西。她的注意力全都被陈嬷嬷头上那一大块乌青给吸引住了。这是磕头磕出来的吧?

    2021-11-06 06:18:53详情点赞(0)回复(0)
  • 实实坐&着上妆

    上官静只要不肯按他们所说,老老实实坐着上妆,等待陈嬷嬷的,就是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

    2021-11-06 06:17:24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是!&的男人

    最重要的是!她特喵的才九岁!!九岁啊!!!!这就是童婚,犯罪的啊!想也知道,想娶九岁小姑娘的男人,必定不是什么好鸟。

    2021-11-06 12:02:17详情点赞(0)回复(0)
  • 对常年&父母的

    虽然她对常年忽视她的父母没有什么期待,对于培养和父母的感情也没有任何兴趣。但是当个正常小孩,至少不会有人一直盼着她死。

    2021-11-06 06:18:0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