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甜宠 >

奉子相夫

奉子相夫

奉子相夫

更新时间:2021-11-02 12:20:56
小编评语: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才死两天,未抬出门时,就有人来打娃,记挂老公?岂有此理,孰可忍,孰不可以忍!占了人家的躯壳,做了人家的娘,不管怎么说替人家也才,以及维护小娃权益,夺回来小娃他爹,看正妻死而复生,坚决沉重打击狐媚小三......啥?俺没资格?俺但是三媒六聘,八抬大轿抬进你家大门,拜了天地宗祠牌位的!有木有?究竟有木有?灵堂上,徐府三少夫人宁如兰白衣素服,往灵牌前上了一柱香,仗着有几个婆子伴在身侧,大胆地注视着牌位,烛光下,一品诰命威远候夫人秦媚娘之灵位,端端正正一排黑漆字闪闪发亮,她微叹口气,摇了摇头,还是不敢相信,那样一个活色生香,温柔淑婉的绝世佳人,年纪轻轻的,说没就没了。。

精彩节选:

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你是谁?”秦媚娘活动手臂,将孩子托高些,闲闲地问了一声。

宁如兰也吃了一惊:“他是大哥啊!大嫂,你不认识大哥了?”

“大嫂!”宁如兰平日里虽说与秦媚娘交情甚笃,此时却也连惊带吓,声音颤抖,就算身边带了二十多个人,而且婆子们都举起了粘有各种符条的灯笼,她仍不免张口结舌,说话结结巴巴:

曲廊另一径,郑美玉刚刚走到,却还是赶不及徐俊英,张嘴想喊又喊不出口,只好咬唇看着他走远,满脸懊丧之色。

岑梅梅拭干泪水,用宽大的袖子遮住了小儿头脸,脚步轻悄,像来时一样无声无息地走开。

徐俊英面色一冷,喝道:“乱嚎什么?你们可看清楚了,大少夫人是个大活人,谁再敢说死字!”

秦媚娘被她们摸得不耐烦,不露声色地躲开去,柔声问道:“你们都是什么人?”

宁如兰秀眉轻颦:“咱府里大奶奶明日出殡,二奶奶是知道的,大太太病后都是她撑着内院,咱们太太又素来不管事,爷们只管着外边,这内院就凭我一人,怎弄得好?我可是什么都不懂,这两日已经把我折腾坏了,明日岂不是更要了我的命去!”

徐俊英和宁如兰同时一怔:内院?她是冲恒哥儿去了!

那婆子和小丫头没了声音,急忙在秦媚娘身上一阵摸索,发现少夫人的身体果真是热乎乎软绵绵的,当下惊得眼珠子都要掉落下来,转而又喜得捡了宝似的,一悲一惊一喜,两人都快晕了,幸得旁边又有丫头仆妇走来,一起扶住了,才没有跌坐下地去。

“炸尸喽!大奶奶不见了哟!”

“怎么回事?”

照婆子们说的,秦媚娘年方十七,生有一个半岁大的儿子,先前病了一个多月,她的候爷丈夫每日都会来看她一会儿,除了丈夫陪着她,还有一位女子,丈夫的表妹郑姑娘,也来陪护病中的表嫂,那位表妹听说是要接替她作威远候夫人的,已经开始显露出主母架式,这些天奉了夫人的命,以照看小孩儿为名,霸着她的丈夫,睡着她的房间,儿子夜里哭闹,当着候爷的面,她竟敢呵斥出声,甚至今儿早上还掐了孩子一把,惹得孩子哭闹半天,怎么哄也哄不下来......

刚一进入院门,年轻男子便被眼前纷乱噪杂的人们弄得怔住了,沉声喝了一句:

灵堂上,徐府三少夫人宁如兰白衣素服,往灵牌前上了一柱香,仗着有几个婆子伴在身侧,大胆地注视着牌位,烛光下,一品诰命威远候夫人秦媚娘之灵位,端端正正一排黑漆字闪闪发亮,她微叹口气,摇了摇头,还是不敢相信,那样一个活色生香,温柔淑婉的绝世佳人,年纪轻轻的,说没就没了。

娇嫩可爱的婴儿发现了她,越发兴奋地蹬踢起来,张着嘴,表情又像哭又像笑,她心里涌起母性的酸楚和甜蜜,弯腰抱起婴儿,紧紧搂在怀中,泪水不自觉地流下:果然是没娘的娃可怜啊,夜色已降临,房门敞开着,冷风嗖嗖灌吹进来,就这样让小娃儿独自躺在摇篮里,身上不盖小棉被,旁边也没人守护,到底是怎样狠心肠的人,舍得如此对待一个婴孩?

林婆子神神秘秘地说道:“估计是不会来了,我午时遇见厨房的老李,她拎着只肥鸡,说是郑姑娘特意让杀了清炖,给候爷补身子……”

一排镶着雕镂精美格子花扇窗的上房,廊上空无一人,房门虚掩,内有橙色灯光溢出,像真正的鬼魂一般,岑梅梅无声地推开门,迈步走了进去。

本已将她放下,死了还能为她惋惜一把,这一活过来,却又不知该如何相对。

胖婆子楞住了,抢声道:“我的大少夫人,我是您奶娘王妈妈啊,这是翠喜,您的贴身丫头,还有翠怜、翠思……我们这些个都是您从娘家带来的,怎就不认得了?”




奉子相夫的结局是什么  奉子相夫百度云  奉子相夫在线阅读  奉子相夫txt免费下载  奉子相夫小说  奉子相夫全本免费阅读  奉子相夫  


  • &宽大的

    绣纬罗帐,水晶珠帘,花木屏风和宽大的紫檀木雕花拓床,不论是精致的梳妆台还是华美的圆桌,处处尚留有女主人的痕迹和气息。

    2021-11-07 09:00:12详情点赞(0)回复(0)
  • 郑姑娘&陪侍,

    余婆子咕地笑了一声:“咱们候爷健壮着呢,他用补什么?就是十个郑姑娘,夜夜陪侍,候爷那也不在话下!”

    2021-11-07 07:46:16详情点赞(0)回复(0)
  • 走上前&提起裙

    岑梅梅走上前去,一脚把跌进火盆的林婆子踢开,踩灭她衣上的火苗,转头看一眼灵堂外飘落的雪花,想了想,双手提起裙裾,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

    2021-11-06 02:56:33详情点赞(0)回复(0)
  • 衣华服&人什么

    身上锦衣华服,头上钗环珠翠,步摇坠沉,这女人什么等级?哦对了,是什么候夫人来着,死了还如此盛装隆重,有点不习惯,不过还好,承受得起,走得不算慢。

    2021-11-06 10:44:23详情点赞(0)回复(0)
  • 敢吃那&酒!”

    “你要敢吃那上面的酒,我立马儿奔回去,拿我们老头儿备下过年的腊肉干给你下酒!”

    2021-11-05 11:18:31详情点赞(0)回复(0)
  • &住了小

    岑梅梅拭干泪水,用宽大的袖子遮住了小儿头脸,脚步轻悄,像来时一样无声无息地走开。

    2021-11-06 10:03:3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