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未来 >

阿得来文明圈

阿得来文明圈

阿得来文明圈

更新时间:2020-10-16 20:04:26
小编评语:这本书人物感情和语言都拿捏的很好,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他到阿得来我们的文明圈旅行,本来而已希望能换一种生活,为阅读和写作添一些养料。却不想,阴差阳错,有意中裹入了某神秘的势力的阴谋当中。暗箭、陷阱,步步惊心,幽暗里的那双眼睛总如影随形。。。神秘面纱层层迷雾,一个惊天大秘密显现出来在眼前,但这还不算什么,最出人意料的却潜心研究了五六天,终于选定了一个好去处——两万光年之外的阿得来文明圈。第二天,我就向星际杂志社提交了辞职申请。。

精彩节选:

这本书人物感情和语言都拿捏的很好,

  不过,我却没有太多的心思放在这件事上,我得抓紧时间整理一下行李,去一趟阿得来文明圈看来要好几年才能回来,我想先回家一趟。有一年多没有挪过窝,平时随手乱丢的东西,不整理不知道,一整理还真吓一跳:什么穿的用的装起来可以塞满一个一点六米高的旅行袋。这样多的东西,坐火车绝对是不行的,我的心一横,索性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都不要了,拿着手机“光身”出了门。

  “不过没关系的,尽管是两万光年,但沿途已经修了很多虫洞,很快就可以到的”。我轻松的笑了笑,想以次稀释一下紧张的气氛,让人看来那只不过跟去火星旅游一般稀松平常。

  小孩的眼睛是雪亮雪亮的,看到面前二叔的表情,就知道没有买,霎时,那原本阳光灿烂的脸上顿时变得乌云密布,下起了倾盆大雨,转而倒在地上又打起了滚。这不得不让母亲皱起了眉头:中午才刚刚换好的衣服又沾满了泥沙。

  房子还有10天就到期,而我却等不了那么久。

  “经过我们几个领导层的讨论决定,同意你的申请。但这个申请不是辞职申请,而是体验生活的旅游申请——工资每个月照常发放,但对于你的旅行日记,必须第一时间投到我们杂志社。我会为你开辟专栏连载。。。”

  进站口的机器人两只眼睛一闪一闪的,每个进站的人经过它的身前都要在那儿停三秒钟,三声嘀嘀嘀过后,是否买过票,身上没有带危险品都会一目了然。

  “追梦,很高兴看到你的这个申请。对于你的能力,我是最了解的,对出版社的工作我也很满意。”社长一边沏茶,一边示意我坐下,“近来偶然看到读者来信,说你的文风已大不如前,这让我很难过。

  一个小时后,火车到了站。我随着人流走出了站。下午的两点钟,即使是秋末,太阳依旧晒人。不过没关系,天高气爽,瓦蓝瓦蓝的天空,让人看了心情顿觉舒畅许多。离家还有五公里,我却不想去叫车了。刚出来工作的时候,一年半载难得回来一次,每次到这里,我就选择直接走回去。短短五公里的乡间小道,一年半载的变化总能让我惊叹不已。用手机一一拍下来,没事的时候拿出来看看,这实在是一种享受。后来工作的地方离家近了,如果不需要加班的话,周末一般都会回来一趟。回家的次数多了,对小道旁的花花草草也就没有那么敏感了。再后来,干脆就坐车回去,连走路的工夫也省了。

  南都火车站每时每刻都是那么多的人,只因地方正处南北交通枢纽。但买票却不要排队,绝大部分的人都是用手机在网上购买虚拟票,即使有一部分的人出于怀旧情节,想买几张纸质票那也没有关系的,两大排的无人售票机在虚位以待:对着屏幕说一下车次、张数,再用手机轻轻往磁条处刷一下,一张具有收藏价值的火车票就嘀嘀嘀打出来了。

  --------------

  但真实的情况并不让人觉得乐观:从火星到一万八千光年的阿尔吉利星早在几百年前就修了虫洞,通行一直很稳定,一个月就可以到达,这是没话可说的;从阿尔吉利星到一千九九十百光年的彼德星也新近修通了一个直达虫洞,但通过的人比较多,比较拥挤,大概要两个星期才可以到达,但最后的十光年就需要坐超光速飞船才能到了,那边的情况未明,这么短短的十光年究竟要花多久的时间,我的心里没有底。

  重阳节过后的两个星期,秋意都体现在稻田里。大冬都已经收割完毕,一堆堆未扎成把的稻秆在等待着命运的分派:生在勤奋的人家,他们无论多忙,都会想出办法将它们挑回去稳妥处置,而生在懒惰的人家处境就不一样了,有空闲他们宁可躲在家里打天牌蹭饭吃,也不会去理你。它们的命运也就只有任凭风吹雨淋,烂在田里了。。。

  房东老太太帕米尔眯着一双小眼睛,试探的问道:“现在就搬走吗?”

  我背起精心准备的旅行包,我这个歇息了三年的浪者又开始了宿命般的生活。站在村尾,回望一路走来的乡间小路,充彻在脑海里的只有两个词:未知、前途。一转头,送别的亲友、熟悉的故乡都在后头。。。。

  拐过了那个弯,就可以看到一个古旧凉亭。昔日一起这边放牛玩石子的伙伴都已经为生活各奔东西了。走进里面,墙上有歪歪斜斜的字迹:吴小兵到此一游。我就站在这字迹前呆立了许久,在我的印象中没有一个叫吴小兵的,但我可以肯定他是我们村的。或许他是我那帮某个伙伴的父辈、叔辈。人已不知在哪个天涯海角,但字迹还在,而这却在一个下午,使一个痴人呆立了许久,这样的效果,难道不是许多人一直在追求的吗?雁过留声,只不过一些人做得更高明点,他不刻在某个古旧墙壁上,而是刻在别人的心里罢了。

  七点钟,所有的人都吃完各干各的事去了,而我一直呆在房间里。作为一个老道的旅行者,他们都知道:旅行前的准备至关重要,仓促外出,只能让自己险入绝境。

  “是的,我只是到那边体验一下生活”。我看到所有的人都停下吃饭,空气变得有点凝重。

  五分钟之后,我坐上了回家的火车。在这个星际时代,只要不是飞出地球外,许多人其实更喜欢去坐火车。一个小时五百公里的速度,或许已经走到了它的极限,但它却比宇宙飞船便宜多了,并且还不缺乏舒适。说是火车,其实只是沿用旧名而已,曾经的铁轨早不用了,代之的是磁悬浮装置。

  “噢,我忘记了。”我拍拍自己的脑袋道。

  第二天,我起得很晚。一个晚上我都没有睡着。母亲很早就起来了,她开厨房门的声音我听得真真切切。咣咚咣咚舀水的声音、噼噼啪啪拗柴的声音接连传到了我的耳朵。曾经对这样的声音司空见惯,但到了阿得来,这个或许要成为我的奢求。





  • &前的七

      而这次却不一样,在家待个三五天就得出远门。这个远也不是以前的七八千、上万公里,而是两万光年,没有个三五年是回不来的。

    2020-10-26 05:20:5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错。&时,或

      或许三年前拉你来这里工作,这是一个错。曾经你的文章在文坛名噪一时,或许得益于出外的旅行历练,将你这个自由飞翔的鸟困在牢笼,该是我的过失了。”

    2020-10-27 06:39:4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