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幻想 >

奇葩男遇到暴龙女

奇葩男遇到暴龙女

奇葩男遇到暴龙女

更新时间:2020-11-19 11:42:38
小编评语: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萧元霜自己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就莫名的感觉再次穿越了,并且还莫名的感觉遇上了一个奇葩男,以她这暴脾气,直接开揍,揍了后才意外发现,这奇葩男的身份好像不简单的……

精彩节选: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我愿用一世荣华换你一次回眸;我愿用三世等待换你一次注视;我愿用十世祈求换你一次关注。当繁华落尽唯有相思依旧,当一头青丝化为满头白发唯有深情依旧,我本不求荣华富贵,万人朝拜。我一生所求不过是:夕阳西下,摇椅轻摇,情郎在旁,儿孙绕膝,赏菊品茗。我本世间一沙尘,奈何落入帝王家。“小姐,小姐”梦溪洛带伤感的呼唤使萧元霜从沉思中转回到现实。现实?究竟哪个才是现实?是哪个灯火亮如白昼的,电脑联天下的所谓的二十一世纪,还是这个有皇上,有皇后,还有皇子的封建王朝是现实?又或者两者都是现实或虚幻?封建王朝,是了,那个二十一世纪人都是用这个词形容我现在所处的时代的。“哎,看来在我内心深处还是相信科技发达的二十一世纪是现实吧!”连萧元霜自己都不知这句话是是在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梦溪听。其实萧元霜心里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就是遇到了电视或小说里经常出现的狗血镜—穿越。可与电视上经常出现的场景不同,她的穿越既不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被一雷电所激,也不是在生命垂危之际灵魂出窍。她的穿越是那么的莫名其妙,她的穿越比所有的电视场景都要狗血,比所有的小说情节都要离奇。他还清晰的记得那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像往常一样她告别父母前去上学,在路上也并没有遇到什么特殊的事情,一切都和平常一样。路边是熟悉的叔叔阿姨在叫卖,煎饼果子,豆腐脑,肉夹馍…全是自己喜爱的,每次经过萧元霜感觉那一声声吆喝,不是在招揽顾客,而是在呼唤她体内的馋虫。那种要将天下没事尽收肚囊的渴望现在还是那么清晰。但,也只是清晰,记忆里的清晰。但却再难拥有。就像镜中花,水中月,感觉得到,但却无法触摸。清晰的记忆也就保留到这里,之后的一切都是真空,没有一点印象,既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穿越到这个世界。“既然没什么不同那为什么我会穿越到这个世界?”萧元霜又一次问出了已经问了不知多少变得疑问。她自然不会傻到认为这个站在自己身边,恭敬地叫自己小姐的丫鬟会真的给她答案,她无数次的问梦溪这个问题,只是因为已经习惯,更因为害怕,害怕自己会忘记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害怕自己有一天真的会以为飞机,电脑只是南柯一梦,她一次次问,只是在的只是为了提醒自己,让自己不至于迷失在这个本不属于自己的世界。来到这个世界就已经有四年了,在开始时她还试图让身边的人相信她,帮助他寻找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并帮助她回到自己的世界,但每次的结果都是她被告知那是她的幻觉,是她的梦境,这里才是真是的世界。她被一次次的说服忘记所谓的科技时代,回归男尊女卑的王朝时代。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对于自己的信心越来越小,对于“回归”又有了另一种理解。“也许现在才是真的回归吧”但她又怎么能隐瞒自己内心的感受。欺骗自己是最困难的。“小姐?”梦溪始终不明白,小姐这四年是怎么了,在那场大病过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从性格上判若两人,还时不时的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小姐总是问的是什么问题了?穿越——对,就是穿越。梦溪不懂什么是穿越,及时小姐给自己讲解了无数遍,可自己还是无法理解什么是穿越。气的小姐最后扔下一句,“你只要知道,以你的年龄,你可以做我奶奶的奶奶就可以了!”梦溪并没真的将这句话认为是萧元霜的气话,因为她认为这是小姐说的胡话,做小姐奶奶的奶奶,怎么可能,如果真的是那样自己不是老妖怪了。再说自己可不敢真拿小姐当小辈看。“梦溪,给说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小姐,直接喊萧元霜就可以”小姐?幸亏自己知道自己已经穿越了,不然在自己原来的世界,如果有人这样叫自己,估计自己早就一个大嘴巴子招呼上去了,我是一个很纯真的少女好不好。竟然敢这样称呼我,真是叔叔可以忍,婶子不可以忍。“是,小姐”自小养成的习惯又怎么是那么好改的,何况梦溪从来就没真的试图改口过。“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吧,有什么事吗?”萧元霜真的不打算在强迫梦溪改口了,因为那样只会是自己伤害到这个胆小的可怜人,自小就被忠于主人灌输头脑,有生活在这样的现实中,和主人过于亲近只会让她遭人嫉妒,给人留下话柄。自己不可能时刻都保护她的。“三皇子差人来说请小姐您同游勤政园”梦溪道。“又是他,你替我回绝了吧,就说我们虽有婚约在身,但毕竟还未有夫妻之名,如果交往过密恐惹人非议”嘴上虽说的好听,换面堂皇的话还是要说的,内心再怎么厌恶这个三皇子,但人家毕竟是皇子,是龙种,在自己那个时代那可是官二代中的官二代,所说自己现在的老子官居宰相,身拜一品,但说到底自己的老子还是在给人家的老子打工,不对人家敬着点又怎么行。起初萧元霜对这个三皇子并没有那么厌烦,外边虽然盛传这个三皇子如何飞扬跋扈,如何放荡不羁,甚至有流传说这个三皇子曾调戏过皇妃,虽然不是自己的皇额娘,但也是大逆不道了,气的当今皇上差点一气之下将他送入宗人府,但毕竟父子情深,只是将其软禁在自己的行宫中不准其外出。气消了也就暗中撤去了禁令。但这个一贯“自由”惯了的官二代,并没有因此收敛多少,获得自由后依然是我行我素,甚至更加暴戾,只是不敢在招惹皇亲国戚了,看来兔子不是不想吃窝边草,而是不敢吃。本来萧元霜拿这些都当笑话听听罢了,听了也就忘了。在自己的那个时代这样的官二代还少吗,见得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自己也不必为被他欺负的人感到伤悲,因为自己对于这个世界不过是一看客。一个人会为故事里个人感慨万千,但绝不会想去改变故事,因为那样就是去了故事本身所含有的意境。但自己穿越来之后才真正体会到了封建阶级对劳苦大众的压迫,原本自己穿越过来后就成为了将军的女儿,按理说不应该感受到什么压迫,反而是自己去压迫劳苦大众。可是生物链是完美的,自己是捕食者的同时就要有成为食物的思想准备。再说自己越强大,那么所要面对的敌人也就越大。而皇帝绝对是这个世界中绝对的捕食者,而当今这个皇上又是历代皇帝中最善于捕食的。处在食物链挺顶端的皇上只有一种情况下才可能成为食物,那就是所有的食物一致反对这个捕食者。而皇帝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就必须拉拢一些食物去捕食另一些食物,而联姻是所有拉拢方式中成本最低效果最好的。不只是幸运,还是不行,宰相成为了被拉拢的那批人。而作为宰相的女儿自然地是要与某位皇子联姻的,而所有皇子中与萧元霞年龄相仿这,只有三皇子睿王袁南。萧元霜因此就被赐为了三王子妃。梦溪洛自是去以好言回复来人,而百无聊赖的萧元霜在郁闷良久之后决定前去找三哥萧元山。这是萧元霜穿越来到这个世界后为数不多的几个可以交心之人之一。一路小跑全然不顾淑女风范的来到三哥门前,也不打声招呼,径直推门而入。“三哥,你昨天可说好了要带我去见未来嫂子去的”萧元霜一边说着一边找了个凳子坐下,也不管萧元山是否还在睡觉。“不要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你再不回答,我可要掀你被褥了”萧元霞作势就要扑过去掀萧远山的被褥。“好吧,好吧,我投降还不行吗?好妹妹,你就饶了我吧。”感觉到萧元霜正在向自己靠拢,吓得萧元山赶紧从装睡状态中苏醒,抓紧被褥,生怕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妹妹真的掀自己的被褥。如果是那样虽说是兄妹,但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这事如果传出去,万一传到皇上耳朵了,不一定会成为什么样,这个社会从来不缺乏想象力丰富的人。“那你是同意带我去见嫂子了”萧元霜暗暗为自己的小把戏得逞而感到兴奋。“同意了,同意了,你先出去行不行,我要起床了”萧元山对这个妹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谁来看你似的,我先出去了,你可得快点。”萧元霜出去时并没忘给自己这个害羞的哥哥关上房门。“又要做翻墙贼了,明明是自己的家却和做贼一点区别也没有,每次进出都得翻墙。”萧元霜一边嘀咕着在心里暗暗地将万恶的旧社会问候了一遍。“哎,还是我伟大的社会主义好啊,至少女人可以和男人一样自由的进出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