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最后的巫公

最后的巫公

最后的巫公

更新时间:2020-11-20 13:43:21
小编评语: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我叫阿满,自小随着爷爷生活……,爷爷是部落里的巫公,自小接触到巫公生活……的我,自然而然的爱上了了这样一个职业,驱灵斗怪,数次陷入于生与死之间徘回,无尽的恐怖又无尽的刺激.......。 最后的“爷爷,你身体不好,回去吧,阿满知道路的,等阿满放假了就一定会早早的回家来看爷爷的,爷爷,你独自在家的时候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啊,要注意身体,没事就不要上山了吧,山上太危险了,咱家里要是有事的话你就找隔壁的李叔他们帮帮忙,等我到了学校我会往家里来信的,您放心吧,爷爷,阿满不孝不能在你身边陪着你……”晨雾朦胧阳光洒在大地上泛起金银色的光芒,我手提着行李箱,身上背着包裹站在泥黄的公路上,望着爷爷眼中不禁泛起泪花。。

精彩节选:

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当我踏进售票厅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是这个样子吗?也不是很好嘛,甚至有些地方破破烂烂的还没有自己的家里好,不过就是这样一个不大却又有些破烂的地方却有着好多的人,买票的都排到了大门口处,我也赶紧上前排着队。

  原本心中的伤感,也慢慢的在这话语之间埋藏在了心底,不知不觉之间我们已经将行驶到了城郊,在过不久就会到达咱们县城的火车战了,然后在哪里搭上火车到四川成都的石油大去报道了,原本这一段路是要我自己走的,不过王哥却是碰巧要将这批山货运到车站的一个大饭店,所以便顺路送我了。

  看着爷爷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迷雾里,我也只能擦了擦眼泪,再次望向家的方向,便朝着不远处在迷雾里看起来有些模糊的车影走去。

  昨天晚上王哥就是住在我们家里的,本来我是要走路到城里去赶火车的,而王哥让我和他一块坐他的小货车到城里,说是这样要快一些,不用那样着急,爷爷当时一想是这么一回事便答应了下来,不过毕竟算是占了王哥的便宜,爷爷特地将家里的一只挂了好久的风干的野兔用来招待王哥,这也算是还了王哥的人情吧。

  “好了去吧,爷爷都这么大了,不用那样交代的,爷爷不是小孩子了,倒是我们家阿满,第一次出远门要照顾好自己,在远方不要和别人冲突,要做一个听话的小孩,要是有什么委屈就写信告诉爷爷,不要憋在心里面,你这个孩子啊,从小有什么话都是憋在自己的心里,也不告诉爷爷,不要忘记了咱们的约定啊孩子,好了去吧,别让你张哥等得太久了”说完爷爷挥了挥自己的手便转身向着家的方向蹒跚的走去。

  我一听到王哥的话,连忙擦了擦眼睛,看的王哥直发笑道“哈哈,你小子啊,别怪王哥不会说话啊,阿满你这是第一次出远门吧”。

  “嗯”我淡淡的回答了一句,对于家乡还是十分的不舍一点都不像离开家,离开爷爷,不过爷爷说过了阿满长大了就应该要出去闯一闯了,就像长得的雏鹰终有一天要飞离父母的怀抱开始自己的人生。

  “嗯,那好,那我走了,再见”说完便转身离去。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他开口道“同志,你是不是去学校报道的啊?”

  “爷爷,你身体不好,回去吧,阿满知道路的,等阿满放假了就一定会早早的回家来看爷爷的,爷爷,你独自在家的时候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啊,要注意身体,没事就不要上山了吧,山上太危险了,咱家里要是有事的话你就找隔壁的李叔他们帮帮忙,等我到了学校我会往家里来信的,您放心吧,爷爷,阿满不孝不能在你身边陪着你……”晨雾朦胧阳光洒在大地上泛起金银色的光芒,我手提着行李箱,身上背着包裹站在泥黄的公路上,望着爷爷眼中不禁泛起泪花。

  很快便轮到我了,售票员问我到哪,我说到成都,一共是一百二十八块,我拿着手中的票,便到了等待区等候火车的到了,我的火车票是下午四点钟,我一看现在的时间还早,便坐在位置之上闭着眼冥想着感受着这个神奇多彩的世界,时间便在这不知不觉之间缓缓的溜走,终于听到播报员播报列车即将进站请到成都的旅客做好上车准备。

  ‘他怎么会知道的?’我虽然疑惑,但是还是点点头答道。

  这是一辆用于拉山货到城里买的小货车,今天正好是村子每个月赶集的日子,这段时间里,很多人都会带着背篓往城里赶去采购一些生活用品,而后再赶回来,而王哥算是咱们村子唯一的外来者,他是到咱们村子里来收山货的人,每个月的这个时候都会提前一天到来,在收了山货之后会在村子里休息一晚将收来的山货带到城里去买。

  “阿满,王哥就只能送你到这里了,王哥给你讲的那些你要注意咯,特别是火车上小偷骗子特别多,你从来没有出过远门,这一次出去可要小心了”王哥将我送到了火车站,将行礼交给我之后看着我说道。

  “哦,那你不用在这里买票的,去哪边的四号窗口,那个窗口是给你们这些学生开设的通道”他见我答应了,便指着隔壁没有多远的并没有几个人的窗口道。

  我提着包裹便向着月台走去,经过检票之后我便上到了自己所在的十七号车厢,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便坐下了。

  王哥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发福的中年人,有些圆鼓的肚子外加诚实的脸庞,让他十分的受欢迎,毕竟有个诚实的买家远比那些狡猾的人要好,我走到小货车的车尾,将东西放在了货箱里面,然后看着王哥在不远处抽着烟,我喊道“王哥,我好了,咱们是不是该走了?”

  由于人比较多,我刚开始没有看到,现在才发现,那一条队伍只有十来个人,每一个看起来都是十分的年轻,也是差不多大包小包的提着,一脸的兴奋之色,我提着包裹便向着哪边靠近,走到了那个窗口排队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