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

觉魅孤守

觉魅孤守

觉魅孤守

更新时间:2020-11-20 15:50:53
小编评语: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守一座空城,等一个旧人。守一个誓言,等一份宁静。等了前生等了今生,却不知道路漫漫其修远。本是王室贵族,经历过血雨腥风,朝代变迁,守其父遗愿,卧薪尝胆,苦其心志。愿观白发吹,但饮醉不归。从娇身冠养之身,变重组江山时的物是人非。场下的大臣和侍卫尽情享受这花天酒地的欢乐。每个人都饮的酣畅淋漓,好一幅鱼水之欢图。。

精彩节选:

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叔叔,我出生起父亲就把我托付给你,让你好好照看我,教我武功,你只要随父亲出宫便会给我带好吃的,你对我这么好,就说说呗。”就像一个孩子似的,让大人心里比吃了蜜糖还要甜蜜,可惜,我用错了人。

  “闭嘴,你这欠抽的玩意,要不是什么礼仪,早就把你扔进关大虫的笼子里去了!”这一下子,欠抽的玩意闭上嘴了,也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撇着嘴,再看那无辜的小眼神,圆滑的小脸,真想上去揉捏一顿。

  “他是我妹妹?哈哈,我却一点也不了解她。”我仰天大笑一番,便收拾好情绪,朝宫中走去。

  我的父亲并不像历朝的君王一样,有个三妻四妾,后宫三千佳丽的美喻,晚上睡觉翻牌都翻不过来。他只爱我的母亲,还有一个叫雯雅的妃子,就这两人。

  “对,就是让你吃屎。”还没等他说完便抢先说了出来。一阵清风吹过,池塘里的莲花在水里摇曳,连花儿香味迎面而来,未束的长鬓也在风中显得凌乱,白到让人坐立不安的长襟被风卷起。

  翻进温暖的被窝,闻香薰的芬芳就睡了过去。过了几个月,整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过腻了,便又怀念年少时和几个姐姐穿着麻布素衣偷偷出宫,畅游宫外的日子了,可惜啊,时光冉冉,一去不复返。便只好在高塔上望着宫外的风和日丽。

  “想什么呢,不去和你几个兄弟喝酒,在这做什么安静的美男子?”这说话的是丞相越瑾的儿子卿,越卿。

  “唉!我说,要不是我父亲和你父亲是拜了把子的兄弟,我早就把你五马分尸了知道么?”我一脸无奈的说着,一边抬了抬头看着星空。

  她显得要精神,大概才洗浴过。“那行吧,有你在,凭你的冷静,这个猪脑子应该不会出事。

  “你厉害,你皇子,你任性啊对吧,哎我说,我不就是喜欢说话么,我!”

  关于她的身世至今是谜,只知道在雨夜中,父亲的近身侍卫索仕在花园里听见哭声,发现是个婴儿,随身的只是一块玉佩。雕刻着一直没有眼睛的凤凰。那晚的事,父亲命所有参与的人至死不许提及,并且发誓。占卜师则日夜在祭台上,说着听不懂的叽里呱啦,在草纸上翩翩起舞,画着鬼画符。什么内容?当然是与神交谈,内容呢也只有父亲知道。而看着她的长大,我也渐渐明白,女人,是书中唯一没有写清楚的东西,她的浑身上下,到处都带给人神秘,那么诡秘莫测,瞬息间让人肃然起敬。

  这最好的酒,要用最好的米放水中浸泡一天,再放入锅中加热,沸后用文火把米煮透煮熟,再把米摊开晾制,用制好的桃花汁搅拌,再放入锅中文火加热两个时辰,之后放入桃花的花瓣再加热两个时辰。

  可以看见黄豆大小的平民,熙熙攘攘的街市,还有村落,这是多么的有趣。

  “不过什么?”

  “你也要小心冷清。”她淡淡的发出了声:“恩”。我收拾了收拾,便出了房,发现她已经在门前等我。她看了一眼,冰冷冷的说道:“走吧。”走在她的身边,我在我们两人这一言不发的环境下越发不适,便找个话题,问:“你干嘛要出宫。”她嘴角向上微扬。

  “皇子,你多大的人了?什么事情可以知道,什么事情不该你过问你还不清楚么?像你这样耍不完的小孩子气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改过来!你看看你自己,这样子,如何一统江山?”听得出,索仕已经很愤怒了,从眼神中也可以看出他内心的波涛汹涌。

  有一年,叛军围攻雪钰城,前线告急时,她失踪了,对于父亲来说这无疑雪上加霜。两个月后,她回来了,无声无息,没人知道什么时候,就和她离开时一样。又过了半个月,叛军向护国军投降。这件事总觉得和她之间隐隐约约有一种关联,剪不断,理还乱,烦死想探寻究竟的人,都是在那年雪夜离奇的死去,就跟雪一样,雪飘如絮。那年,她正值花季,却冰冷的折磨人心,连只言片语间都飘散着寒气。

  我慌忙从高塔上跑下来,来不及回应侍卫的礼仪,急急忙忙找到母亲."母后,我想,我想。”就像一个小孩子,还带着嫩嫩的稚气,眼睛睁的圆圆的。

  他便翻了翻草书,拿起毛笔在纸上草草书写几笔,看样子好像比我还惆怅。“看样子,你很惆怅啊?”





相关资讯
更多>
  • 那,那&明显这

      “那,那可是屎啊,你的意思。”很明显这家伙明显看到了我脸上那毫无遮掩的怒火,声音也变了味道。

    2020-12-04 02:57:42详情点赞(0)回复(0)
  • &里啰嗦

      “你是不是今天没吃药,太医给你开的药没吃啊,望月砂,白丁香,吃了么?”嘴啰里啰嗦的,一张破嘴根本都没闲过,跟个娘们似的,脑子都被吵炸了。我丝毫没有掩饰我的愤怒,也顾不上什么贵族礼仪。张口就骂。

    2020-12-05 06:38:39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还惆

      他便翻了翻草书,拿起毛笔在纸上草草书写几笔,看样子好像比我还惆怅。“看样子,你很惆怅啊?”

    2020-12-03 03:02:55详情点赞(0)回复(0)
  • 进关大&子,撇

      “闭嘴,你这欠抽的玩意,要不是什么礼仪,早就把你扔进关大虫的笼子里去了!”这一下子,欠抽的玩意闭上嘴了,也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撇着嘴,再看那无辜的小眼神,圆滑的小脸,真想上去揉捏一顿。

    2020-12-04 10:16:54详情点赞(0)回复(0)
  • 中最好&也挥舞

      她卖弄着风骚,销魂的舞姿与琴师的高山流水显得浑然天成,使得宫殿中最好的诗人也挥舞着细长的毛笔在墙上即兴一首梦谣引得众人的沸腾。|

    2020-12-03 10:59:23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面前&惆怅,

      “其实也奇怪,像你这样的,找个姑娘应该对你来说挺简单的,就像吃饭一样,摆在你面前了,动动手,张开嘴就吃到了。你这一脸惆怅,跟一碗白开水似的,读不出你任何情绪,看样这姑娘一定不简单啊。

    2020-12-05 12:28:2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两个时&后放入

      这最好的酒,要用最好的米放水中浸泡一天,再放入锅中加热,沸后用文火把米煮透煮熟,再把米摊开晾制,用制好的桃花汁搅拌,再放入锅中文火加热两个时辰,之后放入桃花的花瓣再加热两个时辰。

    2020-12-03 11:12:30详情点赞(0)回复(0)
  • 傻了啊&是一只

      “说话儿,还能因为高兴,乐傻了啊!”他拍了拍我胳膊,我才反应过来,像是一只受了惊的麻雀。

    2020-12-03 04:38:33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长襟&被风卷

      “对,就是让你吃屎。”还没等他说完便抢先说了出来。一阵清风吹过,池塘里的莲花在水里摇曳,连花儿香味迎面而来,未束的长鬓也在风中显得凌乱,白到让人坐立不安的长襟被风卷起。

    2020-12-04 11:54:4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是。&闲时经

      “不是,不是。在我空闲时经常这样,你找我什么事?”

    2020-12-05 03:37:5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