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鬼之船

鬼之船

鬼之船

更新时间:2021-01-13 13:43:49
小编评语:文章剧情经凑,曲折离奇,吸引读者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我的一位好战友名叫阿肥,他退伍后无一技之长,只得走他阿爸阿妈的老路,去当一个渔民,谁知他跟一艘渔船扬帆出海在也没回去。我和几个战友很久都也没取得联系上阿肥,最后决定他家乡找他,在一个叫海燕的女人身上我们获知渔船扬帆出海后遭受到一系列的灾难,最后全船人都死在和我一起退伍的战友在部队里,都有一个绰号,这个绰号不是战友之间相互取笑而取得,是体现战友一种更深的情感在里面。我的绰号叫野马。战友给我取这种绰号,不是我身上有股野性,而是我天性散漫,喜欢自由自在,不愿受拘束。在部队时,我经常无视部队的铁一般纪律,小事不断,大事不犯,惹的班长看到我头就痛,骂我就像一匹脱缰之马,所以战友就跟着班长起哄给了我这响亮的绰号:野马。我的另一个战友大水牛,这个绰号对他来说真是名副其实。他身材不仅高大而且又魁梧,说话的声音洪亮有力。我们送给他大水牛这个绰号。海狗,他是我们班个子最矮的一个,可五千米海上武装泅渡,他一直是我们中队前几名,我们看他水上功夫好,就送了这么一个绰号给他。剩下一位就是黑仔了。自从我们退伍之后三年多来,这小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无论我们用尽什么的方法去联系他,就是联系不上,他也不联系我们。每年我们三个战友在一起聚会,总要相互问问有没有联系黑仔,用什么办法能联系上他。大水牛是急性人,每次我们聚会时,他总是喝着酒大骂黑仔,说那天无论如何也要抽出时间去趟他的家里,看看他是跑了和尚,还是跑了庙,在他家里把他给揪起来好好揍他一顿。就像在新兵连大家合伙凑他一样。。

精彩节选:

文章剧情经凑,曲折离奇,吸引读者

  我随在长江边上长大,家乡也尽是河沟池塘,但我天生好像就有点怕水,一下水就胆战心惊,生怕自己淹死在水里。新兵连里的五公里泅渡课目训练,我就是不过关。班长多次严厉斥责我,要我无论如何也过这一关。还给我上政治课,说一个人来部队当兵一辈子只有一次,不容易,当兵不图别的,图的就是一种荣誉,海军战战队是海军好的兵种,你能分陆战队里去,是你终身的荣誉。还要黑仔给我当我的游泳教练,专门给开小灶。

  船老大就对小白一顿怒斥,这种祭拜仪式是不能有任何破坏,否则就认为是不吉利。小白说他是无心的,猴仔也帮小白说话。船老大才渐渐地消了气。叫大桂去机房开着柴油机。大桂下去了,不一会,港口就听到一阵阵马达轰鸣声响,此起彼伏。

  在三个月的新兵连训练生活中,黑仔是我们全班最勤快一个,训练场上也最拼命一个。每次我们训练完一个课目,或一天总结点评。班长总是点黑仔的名,表扬他,要我们全班人都向他学习。这自然引起我们全班人的不瞒,大家商量就合伙凑他一顿,好警告他,要他不为在班长面前表现那么好,跟全班人一起看齐。别那么拼命。我带全班人就找了一个机会狠狠凑了他一顿。第二天班长发现他的脸是青一块紫一块,肿的跟猪头似的。就问他是怎么回事,黑仔回答说是自已不小心跌倒了,班长半信半疑,但最终还是没有追究。我们凑了黑仔,他反而没有出卖我们,我们心里很是高兴,同时我们以后不再欺服他。

  此时,因我们三人的到来,也引起不少这个村里人好奇,都过围过问我们来找谁。我就对大家说来找黑仔,我们是他的战友。一个老大爷听了走到我面前说:你们是他的战友,那不是从很远的地方来。我点点头。那位老大爷叹了口气对我们说:三年前啊,我看黑仔手里拿着一个包就走了,以后在没有看他回来过,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黑仔还有妹妹,就嫁在本地。我们三人听了有点喜出望外,心想找到他妹妹就不难找到他本人了。就问老大爷黑仔妹妹家的地址。那个老大爷好心说:你们大老远来趟,不容易,你们就不要去找了,到我家里去坐坐,喝口水,我这就黑仔妹妹打个电话,叫他过来接你们,省得你们在跑去找。我们三人就跟着老大爷去了他家里坐着等,足足等了三个多小时,黑仔的妹妹才开着一辆小矫车才来。我们看马上走出来,看到一对年青的夫妇,穿着都很时尚,从矫车里走下来。我想他们就是黑仔的妹妹和妹夫,马上走过去对他们我们是黑仔的战友,是找黑仔的。黑仔妹妹仔细看看我们三个人,请我们上车,到她家里在说。我们三人提着包向那位好心的老大爷告别。就上了黑仔妹妹的车。

  我先开口问海燕:这是黑仔留给我们的。海燕点点头。抱抱她女儿。我又问:那黑仔他人呢?海燕低着头却并不回答。我急着冲她喊:黑仔,他人呢?全屋的人都被我的震住了。海狗赶紧拉拉我,叫我说话小声点点。我根本就不理会海狗。海燕抬着头看着我,我也看见她的眼睛里流下了泪水。海燕哭着对我们说:黑仔他死了。说未说完,黑仔妹妹就哭出声来。我听海燕说黑仔死了,顿时整个人脑子一片空白,瘫坐在沙发上。海狗和大水牛也吃惊看着海燕都问:黑仔是怎么死的。海燕擦擦了眼泪说:黑仔是死在鬼船里。我们三人听到这鬼船,简直都不敢相信,都疑惑地看着海燕。海燕强忍着悲痛对我笑笑说:说出来你们都不相信,黑仔怎么会死在鬼船里。海燕地对我们像讲神话故事一样,慢慢地把他们在海上的经历都细细地向我们叙说。我一边抽着烟一边听着。我们三人整整听了一下午。海燕才把黑仔怎么么死的说个明白。我听完后缓缓站起来,走到窗口,看看天已黑了。

  坐了一个小时的车,我们才真正到了黑仔所住的村。当我们下车时,跃入我们眼前的是,一座座小别墅连成一排排。家家户户门口都停着私家车。海狗啧啧嘴说:“这地方真是够富裕的,黑仔家里肯定也有像这样的一幢一别墅,门口停着一辆小矫子,这小子肯定是把我们这个几个穷战友忘的是一干二净。”大水牛听了气的打了海狗一下,我叫他们别闹了,找人要紧。

  船老大也在船舱外叫海燕祭品准备好了没有,海燕说准备好了。船老大马上叫她端上来。黑仔就帮海燕端着祭品到船头。他知道这是每个渔民出海前都要在船头祭拜的一种仪式,是乞求妈祖保佑渔民出海能平安归来。黑仔和海燕摆好祭品,船老大手里拿着一把香。站在船头对着大海虔诚地跪倒在船头,大家也跟着船老大跪下。向大海拜了拜,船老大马上烧着纸钱。小白点燃编炮,一不小心扔到祭品当中。海燕阿妈桂芳过去就抢,不想编炮却差点炸到她,桂芳吓的就后退,黑仔抢过去拿过编炮,扔在大家后面,总算没有酿成大惹。船头祭品却被编炮炸的乱七八糟。

  黑仔是我在新兵连就认识了,他和我分在一个班。我记得我们新兵刚进并新兵连时。在班上都有个自我介绍的仪式,黑仔站在我们班的队例前面,用那半生不熟的普通话,解绍他是那里人,他那生硬的舌条,当是把我们全班的人都笑倒了。班长还是跑出队例,笑着制止我们,警告我们以后不准笑他的普通话,否则我们在新兵连里这三个多月趴在地上过完。我们当然不敢当作班长面笑,但在背后还是偷偷地笑他。黑仔也不生气,他人长的黑,是某沿海省人,当地习俗是老一辈人叫年青一辈人,后面都跟着一个仔字,其实这点我们也是问他的,大家把黑和仔二个两字并起就叫他黑仔。

  黑仔是在苦难中长大的,我想我们这批战友中没谁能像黑仔这样的命远,但黑仔并没有向自己的命运低头,从懂事起就帮助自已的阿爷来养家糊口,总是一个人到海边退潮时捡点海产品来贴补家用,等他自已念完初中,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就去当了兵,退伍回来,也是为了阿爷,不然,凭黑仔在部队各方的表现留队当个士官是不成问题的。自古忠孝两难全,黑仔在忠孝,这两点上,他最终选择了后者。

  大水牛是新兵连里另一个班的战友,我们下中队时,才分到一个班上。从此我们四个人就在一个班上。度过漫长而又短暂的两年军旅生涯。黑仔曾在部队里凭借他过硬的军事素质,成为我们班的班长。我因射击好去过狙击手训练班里参加个集训,回到原来的部队后,因为自己个性原因,最终没有能在部队里留下多大的成绩。

  海仔一个站在船尾,看着渐渐远去的谭门港口,他想着阿爷。海燕看他一个人闷闷不乐在船尾,就叫他过来帮忙杀鱼,做中午饭,一直忙到中午时才停手。海燕就叫黑仔到船舱的餐厅里吃饭,黑仔看见巴掌大小厨房,六个挤坐在一起,真是不好受,恰恰自己又挤海燕身边,他看看海燕有些不习惯,就端着碗跑去了。小白和猴仔叫他哑巴别跑。引的大家一阵哄笑。海燕也是笑着骂他两个。黑仔也不管这些别人怎么笑,自己在船头吃自己的。

  第二章:跑船出海

  黑仔他们听船老大说,明天一大早就要放网捕渔,心里有点高兴,身为渔民的后代,这是他第一次出海捕渔。这两天在船上不是吃就喝,要么就是睡,把他都闲坏了。他现在听说明天就要下网,晚上睡的很早。小白跟猴仔也不在船上打牌胡闹,都知道海上捕鱼是很辛苦,也早早来到舱房里睡下。夜幕落下,海上一片漆黑。只有渔船的灯火在海上泛起一点微弱的光。海浪轻轻地摇着渔船。海风习习吹来。船老大在驾驶舱里走到船头,一边抽着烟,一边喝着茶,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也舒一舒这几天疲惫的身体。他在船头跳望这漆黑的海上。借着船上一丝灯光,船老大看到远去的礁石边上停着一艘船,船上没有灯光,只有一个船影。船老大心里有点纳闷,其他的渔船不都走了,怎么还有船停在这里呢?难道他们有一艘渔船没有走,这不可能要是他们有一艘没有走的话,船老大一定会通知他的。难道是其他国家的渔船,也可能,这可是中国内海领域。其他国家渔船是不可能停靠。船老大想了想还是不心地跑到驾驶舱,拿起对讲机,就呼叫对方,可除了对讲机中发出沙沙的声响,就是没有回应。船老大又呼叫几声却听到汹涌的海浪声。船老大看看对讲机调了调电台,再次在对讲机里呼叫对方。可还是听到海浪声。船老大只好无奈的摇摇头,放下对讲机,刚端起茶杯,就听到一声尖锐又刺耳的长鸣气笛声响。船老大吓的茶杯都掉在驾驶舱内的舱板上。恐慌地朝着外面看看,可根本就看不见什么。船上的人也被这一声长鸣汽笛声惊醒,都跑到船头看着船老大。船老大看看大家,笑笑对大家说:刚才是我不心把碰了一下汽笛声,肯定把大家吵醒了,大家不要害怕,都回去睡吧,明天就放网捕渔了。桂芳看看船老大骂了他一句,就领着大家回到船舱去睡了。阿爷却没有走一脸疑惑地看着船老大。船老大看着自己的阿爸那么看他,就叫他早点回船舱去睡。阿爷对船老大说:树仔刚那汽笛声是你不小心碰的吗?船老大哭丧着脸对阿爷说:阿爸你回到船舱里去睡吧。阿爷还是不想走问船老大:树仔,我虽然年纪大了,眼睛有点眼花,可我耳朵还是灵着呢?你老实告诉我刚才那声汽笛声是不是你不心碰到的。船老大现在有苦说不出,自己是没有按汽笛,承认自己按了,那不是为了安慰大家,省的大家提心吊胆。本来是一翻好心,却招来自己阿爸苦苦追认就对阿说:阿爸,你就睡去吧,明天还要放网捕渔呢。阿爷听了生气地说:树仔,你当我是老糊涂了是吧,我在海上闯了四十多年,这海上什么船我没有见过,什么汽笛声我我没有听过,就这小渔船能按出那大汽笛声,你少唬我。船老大叹了口气,真是没有想到一声汽笛声,却招来他阿爸胡搅蛮缠,现在只有对他实话实说,省得他跟自己纠缠不清。看看自己的阿爸说:刚才我在船头看到礁石不远去停着一艘船,看他船上没有灯光,我有些不放心,就拿着对讲机想跟对方的船通话,谁知我呼叫了许多遍也没有人应,刚放下对讲机,汽笛声就响了,还吓的我把一个茶杯都掉在驾驶舱的舱板上给打碎了。阿爷听了一句话也不说,就要船老大指给他。船老大就指指远处的礁石,可发现礁石边上什么都没有。船老大奇怪地自言自语:刚才明明是看见了,现在怎么没有呢?又看看自己的阿爸。阿爷也使劲地朝礁石远去看,可以看不到什么。就问船老大:树仔你刚才真的看见了。船老大点点说:真的看见,不过,现在怎么就没看呢?这真是怪事,道道我眼花。阿爷不再追问船老大了,沉默了一会,对船老大说:树仔,我看这次我们出海要多留心,在祭拜妈祖的时候,小白把编炮扔到祭品里,是很不吉利的事。树仔,如果我们的渔船在海里捞了保本的话,就尽快回港,下次我们出海时,在船头好好地祭祖一下妈祖。船老大听自己的阿爸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一时也不明白,这祭拜妈祖也只是渔民世代相传的一种习俗,根这出海捕渔还真的有什么关系。就想问自己的阿爸,可阿爷早就一个默默地走到船舱里去了。船老大苦笑了一声,关驾驶舱的门,熄灭灯火,也去休息去了。

  黑仔在船舱里头,走走看看,看见海燕在厨房里忙着,身上系条围裙。黑仔走海燕身边,问海燕他现在做什么。海燕笑着对黑仔说:现在不用你做什么,你只管休息好,等到了海上就够他忙得。黑仔笑笑。就走回自己舱房内,坐在床上。这时走进一个年青人,很瘦,个子到是很高,脸很白。那个年青人,看他舱房内坐着一黑仔。就转身问海燕:海燕,这个就是你说的新招来的渔工。海燕回答说:是的小白,你别欺服他。小白就和黑仔聊起来,可是也只有小白问一句,黑仔才答一句,最后黑仔几乎就不回答了。小白看看黑仔,跑出来对海燕说:船老大招了一个哑巴来了。海燕听了不高兴地骂小白,少欺服人。船舱里又走进一个人,是海燕的堂哥,叫猴仔,他听小白说什么招了一个哑巴,就下来看看,凑凑热闹,问海燕那个哑巴在那里,他要看看。猴仔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海燕看他们俩人都叫黑仔哑巴。就骂他们两人。小白和猴仔笑嘻嘻跑到甲板上。海燕对黑仔说他们俩个人就是这样。你不要生气。黑仔摇摇头。船舱里走下一位跟黑仔阿爷差不多大的年纪老人。黑仔叫了他一声阿爷。阿爷看看黑仔问海燕:这是你阿爸刚招来的渔工吧。海燕点点头。阿爷叹着气说:我叫你阿爸早点招几个渔工上船,可你阿爸就不肯,这百吨的渔船,光这么几个老老少少是不行。海燕听到嗔怪地阿爷说:阿爷。阿爷笑笑对黑仔说:我不说了,不然就又要惹我这个孙女不高兴了。叫黑仔休息,就上去了。黑仔看看那位阿爷就想起自己的阿爷,心里不免伤感起来。

  黑仔妹夫开着着车,小矫车快速在水泥路上狂跑着,一路上热带特有的风情,高大椰子树在车外飞快跑过去。可我们三人坐在小矫车的后排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这迷人般的风景,都看着坐在前排的黑仔妹妹,希望他能告诉我们黑仔的下落。黑仔妹妹也意识到我们想问什么,并不想急着回答。

  每年七月份底休鱼期结束时,这个镇上的港口码头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许许多人都来码头想找份渔工事做,他们当中有外地的人,也有本的人。虽然出海有危险,但黑仔也没有办法,他夹在川流不息的人群当中想找一份渔工的事去做,可要找一份渔工事是要到船上去问。黑仔天性不爱说话,喜欢沉默,这对他找事做是最大的坏处。他一个在码头上找了好几天,也没有找。码头上成排的渔船上不是都招满了渔工,而是自己就是不去问,说话又太老实。有时也壮着胆子问了几个船老大,可都说找满了,有几个船老大是想要人,问他有没有跑过船。黑仔老老实实的回答没有。船老大就摇摇手。

  渔船以11节高速在海航,船老大几乎是歇人不歇船,自己感觉累的时候,就让他的妻子桂芳来顶替一下,但晚上时他是不会要桂芳开的,自已要是累的时在不行就叫他侄子猴仔替他一下。他白天几乎是在睡觉,只有晚上自己开。渔船经过两天多的时航行,终于到了某群岛。船老大驾驶舱里看到这些美丽的礁石露出会心的一心。渔船正好也是傍晚到达,他选择了一个礁石抛锚停船。准备明天就放网捕鱼渔。其他的渔船看他停船都继向前航行。礁石边的晚上就剩他一艘渔船停泊在礁石边上。

  黑仔就像《水浒》书中写的那个浪里白条张顺一样,一下水就活了,他能在水里呆个四五天不上来,不愧是在海边长大的。不过这家伙也贼的狠,为我开小灶,还有条件,要我教他枪法,我在新兵连里时,枪法好,每次射击训练我总能排在前几名,偶尔也能捞个第一,黑仔枪法很烂,每次打靶他总能排在最后。为了能下到陆战队,我自然和黑仔达成交易。黑仔教我五公里泅渡,我教他枪法。到下新兵连结束考核后,我的军事训练成绩,也只能算勉强合格。到下连队那天。新兵连各个班的班长都去了连队队部。我的心里是七上八下,全班的人其实都跟我样。唯有黑仔很坦然,我们知道他是班长推荐人选自然不用耽心。

  船老大开看渔船已经了礁石很远,马上减下船速,开动绞机。绞机快速转动着放开一圈拖网缆绳,缆绳通过船尾的横杆上的滑轮,一张拖网被扔到水里。船老大一边撑着船舵,一边开着着绞机,等仪表盘上的红灯一闪一闪是,他开闭绞机,真正开始拖网。;黑仔他们开始清理后船甲板。等清理完,又拿来鱼箱,放在甲板上。大家就站在甲板上等待着,一个小时,二个小时,三个小时。船老大就开始收网了,就开动绞机,绞机快速地转动收回拖网缆绳,拉动起网杆上的滑轮,一张拖网被吊上船尾,拖网兜着一网鱼。黑仔看拖网被吊上来就跑过去拉拖网,却被拖网带上来的海水淋湿全身。猴仔和小白,海燕看到了都笑出声来,阿爷看黑仔那副样子也笑笑,知道黑仔刚上船什么都不懂,就对黑仔说:黑仔,你刚上船,有些东西还不懂,看着他们怎么做,你就怎么做,过几天就好。黑仔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小白和猴仔两人将拖网里的鱼倒在甲板上,成堆的鱼蹦来跳去。海燕和阿爷两就清理甲板上鱼,将不同的鱼放在同的鱼筐里。小白和猴仔打开鱼舱门将一筐筐鱼搬到鱼舱里。黑仔也跟着清理,他正伸手抓着一条很长的鱼,那是一条海蛇,被黑仔抓痛了回过就咬黑仔,还好他手快,没有被咬到。黑仔还要伸手去抓,海燕一把抓住他手阻止黑仔说:这是海蛇,你抓它的时候,要慢慢地抓,它有毒的,被被它咬到,那就没有的救了,不过这海蛇性格温顺,不轻易咬人,你慢慢地抓就不会有事。黑仔听了点点。小白看见了海燕抓着黑仔的手,心里有些不舒服。放下鱼筐,就对黑仔大声说:黑仔你过来搬鱼筐,我来清理鱼。海燕听了不高兴地说:黑仔别理他。黑仔看到两个都在使唤他,也不知那边走。小白叫黑仔赶紧过去,海燕却叫他不要过去,两人发生争吵。黑仔也不知道怎么办。海燕是看小白随便指使人心里不服气。猴仔跑上来,笑着对小白和海燕开着玩笑说:怎么你们这两口子,又吵了起来。海燕听了大骂猴仔。猴仔笑笑就要黑仔过来搬鱼筐。黑仔过去了。小白和海燕两人也不在争吵。黑仔和猴仔俩人搬了一天,晚上休息时,黑仔累的两臂酸痛,吃过晚饭就躺在床上休息。猴仔走进舱房笑嘻嘻地问黑仔累不累。黑仔摇摇头。猴仔笑笑说:黑仔,不累是假的,我第一次上船时,干了一天累的都抓不起来。黑仔露出一丝苦笑,并不答话。猴仔抽着烟就坐在黑仔床上对黑仔:今天小白对你发火你知道为什么。黑仔问为什么。猴仔笑笑说:小白是我阿叔招来的准女婿,我阿叔没有儿子,就养了两个女儿,所以他就想招一个,这不小白是他一个远房的亲戚,正好招来了,他们俩人也定了亲,你呀,我看你以后最好少接近海燕,免得惹小白生气。黑仔看看猴仔对他说: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想跑船挣点钱。猴仔笑着拍拍黑仔肩膀说:不过小白是准女婿,如果你要像美国竞选什么总统一样,参加竞选,我决对投你一票你。黑仔听了猴仔的话,心里都觉的好笑,这那儿跟那儿,也知道猴仔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也懒得理会他,一个人躺到床上。猴仔看黑仔不理会,本来还想说,话到嘴边就忍住了,无趣地走出舱房。





  • 回的路&别递给

      返回的路上,我大包里拿出二根金灿灿的金条,分别递给了大水牛和海狗,他们俩看看我手里的金条无声接过,无

    2021-01-12 07:00:4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